不填坑的喵不是好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主瓶邪/all邪/黑苏/邪盟
画画剪辑啥都搞

梦想成真|瓶邪H预警|办公室play (下)重发

·有道也靠不住啊这年头真的是越来越严厉了
·现代AU背景 总裁瓶X秘书吴
·捉虫后的修改版 一起吃夜宵😂

全文4000+

微博链接:虽然修改了但还是ooc预警!!

备份会放在评论里(ฅ>ω<*ฅ)
很感谢大家看完这篇车❤
诸君好梦√

瓶邪H预警|办公室play|梦想成真 (上)

·被屏蔽了 再重发一遍链接
·背景现代AU 总裁瓶秘书邪
·又名《被上司撞见在做春梦该怎么办》
·下今天下午或者晚上可以写完√

先买票

记得看完回来评论哟(ฅ>ω<*ฅ)

【瓶邪半架空|中篇he】一号玩家(3)

·老张:吴邪在看我吴邪在看我吴邪在看我XN
·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喜欢和评论(ฅ>ω

前情:(2)

       第三章  消失的向导

       游戏时间进行到第二天,我跟闷油瓶先去了户外用品店,装模做样的买了几套登山装备,虽然花的是虚拟货币,但穷惯了的我还是感到心一阵一阵的抽痛。

       关于下斗那些工具唯一购买的渠道就只有黑市,我刚一进去那些周围的NPC不太善意的眼神就时不时的往我身上扫,无端生出一股杀气来。我有些紧张的直了直背,没想到面无表情的闷油瓶倒是挺能唬住人,原本来者不善的NPC都走开了,置办装备的过程也相当顺利。无意间触发了闷油瓶的二技能,说不定之后还能把人请回去镇场子,我悄悄瞥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闷油瓶,高颜值门神可以了解一下啊√。

      三叔办事非常利索,等我把装备买回来的时候他那边一起下斗的伙计都已经集合好了。说干就干,于是我周围的场景开始匀加速变化,从长途汽车到长途大巴,再到长途摩托,甚至还坐了一段牛车。期间闷油瓶就坐在我身边,也不说话,跟个非主流小青年似的一直45度角抬头仰望天空,好像是怕它掉下来一样。

      我们的目的地是距离山东瓜子庙往西去一百里的一个地方,那地方地理位置十分偏僻,是一个小山村。载我们的牛车停在了一条河的岸边,河的对岸是一座不太高的山头。

       三叔跟带队的向导低声交谈了几句,走到河岸边掏出地图对照着那山丘查看。我们下了牛车站在路边的凉亭下面休息,三叔看了好一会,才走回向导跟前问道:“老爷子,接下来我们就是要渡过这条河了?

     “去那头啊就必须得走水路,这狗会帮你们把船拖过来,你们坐船过去就行了。”

       向导点了点头,用手在嘴边做了个呼哨招呼来一条大黑狗,操着方言喊了声“驴蛋蛋”,那狗仿佛能听懂人话,纵身往河里一跳,没过多久就哼哧哼哧拉回来一条木船。

    “这狗还挺有灵性的!”我有些惊讶,驴蛋蛋像是听到了我说的话,从水里猛地跳出来窜到我面前,抖毛的时候甩了我一身水。我没来得及躲开,只好弯下身去擦裤子,一抹就闻到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不像是寻常的狗骚味,刺鼻的几乎令我当场就要吐出来了。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却又不方便当场换裤子,只好大口大口的憋气。那头向导非常热情地帮三叔他们搬行李,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热情过头了,反而给人一种无事献殷勤的怪异感,三叔他们打了个哈哈,都默契地把贴身行李背在了身上。

  
       两只木船用绳索套在了一起,我们坐前面那条船,三叔打头阵,其次是他的两个伙计潘子和大奎,我坐他们后面,殿后的是闷油瓶,装备和那向导的牛都给放在了第二条船上。船夫站在船头等着我们上船,我握紧了手里的军刀,装作无意地打量了他一眼,那船夫皮肤黝黑,戴着一张竹编的斗笠,长得很普通,但看上去总感觉鬼里鬼气的,有点瘆人。

       船夫手里的长篙往下一撑船身就滑了出去,我原以为船会停在对岸的河滩边,却见船往右一拐,滑去了另一头,远远还能看见那边有一个山洞。

     “前面怎么还有个洞?”三叔问道。

 
    “那洞啊,有年头了。”船夫伸手抬了抬斗笠,“邪气的很,说出来怕吓着你们。你们想快点到就只能走这边,有我带着不会出岔子的。”

       果然走的是恐怖片的套路,我往前面看了看,大奎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我们五个大男人没在怕的!”

       船夫呵呵一笑:“总之待会进洞的时候各位不要大声说话,莫要惊扰了河神,也不要水里看。如果是顺流的话五分钟就能出洞,很快的。”

        很快我们看见了那个山洞,洞口开在山壁上,规模并不是很大。我听见潘子低声骂了句脏话,立马就联想到了洞内的实际高度,如果我之前的预感是真的,那么向导和船夫对我们动手的话我们能回击的范围是非常小的。

       顺着水流的方向船一下子就溜进了山洞,我眼前顿时就黑了下来,什么都看不见,如果不是还能听见流水声我甚至都要怀疑我的VR机是不是坏掉了。直到潘子打开了矿灯我才能再次看到画面,果然船越往前去石洞的高度就越矮,借着光我看到站在前面撑船的船夫都得勾着腰才能钻过去。

       好在过了狭窄的一段水路之后石洞又变得开阔起来,三叔他们也有了机会接着山洞的地势开始和船夫扯皮。自从那个想法冒出来之后我就有些坐不住,老是越过闷油瓶偷偷地去看那向导还在不在,但大多数时候都会莫名其妙跟闷油瓶对视上,这就有点尴尬了。

       船渐渐往山洞深处划去,三叔那头跟船夫扯皮扯的正欢,潘子和大奎那边却是随时都做好了开打的准备,连带着我都紧张了起来。我咽了口唾沫,没忍住又回头看了一下,这一看就看出了事,一直坐在后面的向导居然他妈的消失了!

  
    “向导不见了!”我有些慌张地喊了一句。

       祸不单行,这时前面的三叔也大叫起来。

    “他娘的,果然有问题,船夫也没影了!”

       这一下可就乱了阵脚了,之前船夫说有他就能安安全全地带我们过去,可见这里头一定有什么很难缠的东西。难不成第一次求助就要用了?我叹了口气,却忽然想到坐在我身后的闷油瓶离向导离得最近,为什么向导一个大活人消失他一点都没感觉到异样?我越想越不对经,刚想回头打算去质问他,闷油瓶却忽地开了口:

     “嘘,听!有人说话!”

—TBC—

不务正业第三弹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如果我消失了,没有人能发现。”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瓶邪真的是天下第一好
我一辈子都要吹爆他们呜呜呜!!

【瓶邪中篇|半架空he】一号玩家(2)

·老张出场了/撒花撒花
·开始主线剧情√
·虽然可能会一直单机下去…但还是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喜欢和评论QAQ

前情:(1)

       第二章 闷油瓶

       那人话音刚落,我眼前的画面就黑了下去。大概过了几秒钟后,我感到一种轻微的下坠感,再次出现在我眼前的场景是一个汽车驾驶室。

       游戏画面非常逼真,我甚至能感觉到握在手中的真实触感。我在个人属性窗口大概了解了一下角色消息,搁在变速杆旁边的诺基亚手机连续震动了几下,两条短信就直接显示在了我跟前的挡风玻璃上:

      “九点,鸡眼黄沙。”

      “龙脊背,速来。”

       我挑了挑眉,两条短信都是用于土夫子倒斗之间的暗语,我小的时候我三叔曾悄悄教过我,意思就是有顶尖的好货,让“我”赶紧到。

        这应该就是系统发布的游戏任务了。果不其然,消息界面刚消失,任务窗口紧接着弹了出来:

     “龙脊背【未完成】:龙脊背不比寻常古董,请在十分钟之内赶到三叔楼下,否则将错过重要剧情。”

       我把头伸到窗外往前看,此时正处于晚高峰,前后两头都堵满了大大小小的汽车,挤的跟腊肠似的。这他妈怎么过去啊,难不成要飞到三叔堂口吗?我哭笑不得地坐回驾驶座,右上角的计时器却已经开始毫不留情地倒数计时。

        卧槽!

        我一把扯过丢在副驾驶座的背包,整个人像火箭一样光速窜了出去,还好“我自己”知道路线,要不然找个路的时间就得挂上好几回。右下角的计时器就像一枚小型炸弹一样警告我还剩多少时间,周围的景物飞速往后闪过,真他妈不亏是全息游戏,几乎让我有了一种累到崩溃的错觉。等到我憋着一口气跑到“三叔”家门口时,正撞见那老家伙正捧着一个长条盒子从里屋里走出来。

      三叔愣了愣,赶紧一只手把我给拉了进来。

    “混小子总算来了!一路磨蹭啥去了这么慢!”

       我只顾着大口喘气,喝了一大杯水,等整个人都平静了一些后才没好气的回道:“就知道催催催!路上堵车呢,啊不然您给我插对鸡翅膀让我直接飞过来得了!”

   “三叔”的人物形象是根据我三叔真人的照片绘制的,相当神似,连性格都很贴近,我下意识就把现实里的三叔给代入了进去。

   “嘿怎么跟你叔说话呢!”三叔虎着脸瞪了我一眼,不着痕迹的用手指向我指了指身后,原来那里还坐了个年轻人,穿着连帽衫正在喝茶。我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潜意识就觉得这人一定是个重要的NPC,便也没再呛我三叔。

       三叔见我一下子就恢复了正正经经的样子,转身端着张笑眯眯的狐狸脸就往那年轻人跟前走了过去。

    “这我大侄子,吴邪,年纪轻轻莽撞的很,小哥你别介意哈。”

       我也顺了三叔的话,走到他面前主动伸出左手,为了表示友好我还笑了一下:“你好,我叫吴邪。”

       年轻人抬头看了我一眼,我这才看清他的脸,长得甩现在当红的小鲜肉几十条街,尤其是那双眼睛,黑沉沉的,像是一对无底洞一样。他看了我好一会,才跟我轻轻握了一下手,便又低下头喝茶去了。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我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只好又坐了回去。阿西吧,脸长得好看果然没有用,这人就是一闷油瓶子!还是特讨厌的闷油瓶!

   “那啥,大侄子啊,你不是说有啥东西要给我瞧瞧吗?”

       三叔打了个圆场,我这才从郁闷中回过神来,前情提要中说到一个叫金万堂的怪老头到“我”的古董铺子里给“我”看了一卷奇奇怪怪的帛书,并拍了一张照片做复印件。我往背包里一摸,把那张复印件递给了三叔,他接过来,皱着眉凑近些看了一遍,整个人忽然大叫起来。

     “好家伙!这是一张古墓地图!”

       三叔兴奋地几乎要从沙发上蹦起来,连闷油瓶都凑过去看了一眼,仿佛那帛书上有现成的金银财宝似的。我学艺不精,除了上面那个看起来阴森森的狐狸面具,其他怎么说都是一堆古文摆在哪。

   “三叔,地图难道不都是图画吗?这怎么还有用字的?”

    “这你就不懂了。”三叔颇有些得意地说道:“这叫字画,也就是用详细的文字把古墓的位置给写出来。比一般的地图难搞多了,幸好你三叔我懂里面的门道,要不然就得便宜别家兔崽子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非常卖力地给他捧场,三叔对此很是受用。他转头看向若有所思的闷油瓶,询问的语调很客气,甚至说得上有些恭敬:“帛书上记载的一定是个肥斗,这一趟还得劳小哥您大驾护航,盒子里的黑金古刀就当是我吴某人提前给您的谢礼了。”

        三叔话一说完就打开了长条锦盒,里头端端正正放着那把黑金古刀。据三叔的话说这刀是把有年代的杀生刃,刀身是用陨铁打造的,非常重。我凑近了看发现刀鞘还是黑金做的,鞘首和鞘尾都镶嵌了足量的黄金薄片,价值连城。闷油瓶原本淡定的眼神都亮了一亮。

        等等,不对啊,三叔不是说了留给我的吗?看他这副跟地方官员上贡似的样子好像黑金古刀原本就是给那闷油瓶的!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老糊涂!我一想就有些气,当着人闷油瓶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好借口把三叔带到了客厅外的阳台上。

      “三叔,你咋诓人呢?这龙脊背不是说好了要留给我的吗!我那小铺子还等着靠它还债呢!”

        我悄悄往客厅那头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质问三叔。

        三叔没占到理,有点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随后却又哥两好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这帛书上面记载的越详细,也就代表那地方可能有很多未知的危险。这一趟没他那肥斗肯定下不成。”

        我一看三叔这态度,似乎那闷油瓶的来头不小的样子,我有些纳闷:“你说那小哥?看上去瘦瘦弱弱的能行吗?”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那小哥姓张。但他是长沙堂口那边介绍过来的,肯定靠谱。”三叔说道,忽地瞪了我一眼:“你小子别打岔!这次下斗人手不能少,对了,你不是一直想看看墓里头长啥样嘛,三叔带你去!”

        看起来要开启主线剧情了,我心底还挺期待,又怕系统耍诈,有些怀疑地问三叔:“三叔你认真的?”

      “那是当然!你三叔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说好了,到时候你得乖乖待在我身边,不准乱跑!”

       这脸打的太快了吧!我刚准备翻他龙脊背的老黄历,三叔立马就把我的话给堵了回去:“人家小哥是客人,让他背着那么大一把龙脊背住旅店不太方便,干脆跟你挤一夜将就将就得了!”

       三叔怕我拒绝,话音刚落就转身回了客厅去招呼闷油瓶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待在原地望天无语。

       亲侄子鉴定无误了。

       眼见着天色不早了,三叔让我带闷油瓶回铺子里。没了三叔的调剂我们两个之间的气氛直降冰点以下,闷油瓶见我久久不动,淡淡看了我一眼,非常酷炫地蹦出两个字:“带路。”

        得,皇上您这边请。

—TBC—

【瓶邪中篇|半架空he】一号玩家(1)

·又名《02200059》 写下来爽一下
·设定为NPC瓶X玩家吴
·看我ID!不要放弃!不填坑我就不是好喵!

第一章  游戏开始

      “先生,有您的快递。”

        一个美好的清晨就这样被快递小哥的上门服务给破灭了。我顶着一头乱成鸡窝的头发晃晃悠悠地给他开了门,半眯着眼在快递单上大笔一挥,快递小哥功成身退,临走还顺便帮我把门给带上了。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我晃荡回卧室往床上一扑,埋在枕头里发了好久的呆脑子才完全清醒过来。那个快递盒被我随手丢在了地毯上,我用力搓了一把脸,爬过去准备徒手拆快递。

        我是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在网上买了东西。

        说实话,八成就是快递公司给寄错了。毕竟以我目前的经济状况来看把我自个卖了都凑不出个网购的钱,可收件人那一栏却清清楚楚写了我的名字。更奇怪的是,寄件人的消息像是被水糊过一样,字迹完全就看不清。

        很显然,这个寄快递的人认识我。他几乎了解我所有的事情,但他却吝以透露他自己的个人信息,并且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力,纸盒里装的东西肯定不简单。

       一想到快递盒里装的很可能是一大包毒品或者是组装好的枪械,我整个人就有些发怵。       自打我上了大学之后,基本上是正正经经朝三好学生的方向发展,连姑娘的手都没碰过。毕业以后去一家普通的公司上班,底子干净的可以说是比白纸还白,怎么说人黑社会大佬也盯不上我啊。

       那个快递盒就静静的搁在我跟前,整一就是大写加粗的阴谋。我苦大仇深地盯着它,但渐渐地,越看我就越有一种想打开盒子的冲动。虽然老话搁在前头,好奇害死猫,但薛定谔的猫死没死你也得打开盒子才知道不是。

       我有些紧张地搓了搓手,拿着剪刀划开了快递盒。幸运的是,里面既不是毒品和枪械,也不是土特产,而是一副全新的VR一体机。

       21世纪科技飞速发展,前段时间出现的VR已经作为一种新兴技术迅速渗透进每个人的生活。我抽出压在VR机底下的小册子,上面写着一行大字——《盗墓之七星鲁王宫生存指南》。

        我松了口气。

        这是我大学同学设计的一款VR全息探险游戏,可谓是倾尽心血,前前后后花了三年才制作好。我祖上跟这游戏题材有点渊源,他为了感谢我提供的创意指导,特意寄过装备来让我成为内测玩家。

       事情总算是远离阴谋论了,我这才放了心,草草洗漱了一下,嘴里叼了半块面包坐在沙发上就开始鼓弄起那台VR机。

        别说,这玩意还挺高级,戴上去也感觉没什么不适感。我已经很多年没摸过游戏手柄了,一下子就被勾起点瘾了,正好借着休息日放松一下。

       我三下五除二就把面包给咽了下去,戴好VR机按了一下上面的按钮。只听见“滴”的一声,我的眼前便出现了一张荧光蓝的虚拟屏幕。

     “请语音输入玩家姓名——”

     “吴邪。”

     “恭喜您成为《七星鲁王宫》的第一位内测玩家,您随机生成的游戏号为:0-2-2-0-0-0-5-9。”

        干巴巴的系统音简单地为我介绍了一下游戏操作,我听得正无聊,忽然我的耳边响起一阵十分刺耳的“滋啦”声,一个听起来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口说话了:

      “02200059?”

        我被吓了一跳,随后想起来估计是内部人员在调试系统,声音不大不小的应了一声。

      “玩家的任务是要找到关键物品解锁每一个章节。”

      “玩家在游戏里总共有三次寻求帮助的机会,机会全部用完的时候游戏将结束。”

      “玩家的队伍将跟随你一起探险,但他们可能也有其他的目的。”

      “02200059,准备好了吗?”

        调试人员的语速很快,我抓紧时间记了一些他说的注意事项,没来得及答应只是匆匆点了点头 。那人却像是能看到我似的,懒懒笑了一声,紧接着说道:

       “那么,游戏开始咯。”

—TBC—

不务正业第二弹
刻给外婆的印章(๑•ั็ω•็ั๑)
是繁角篆的“吉祥如意@”

重温战长沙ing
杨紫小姐姐演技真的炸裂
两个人cp感蛮强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冤家路窄√

【瓶邪/民国短篇】东北1931(楔子)

·脑洞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第二弹
·不会很长 设定为抗日将领瓶X战地记者邪
·可能HE可能OE(open ending)
·谨以此文致敬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革命先烈。革命英雄永垂不朽。

楔子

       1980年。香港浅水湾别墅。

     “吴先生,朱小姐来了。”

        管家领着我走进了吴邪先生的书房,他正背对着我们在打理窗前的几株吊兰。吴先生并未转过身,似是没有察觉到我们到来。

       在来吴公馆进行采访之前我曾对吴先生进行过深入的了解,他患有耳疾多年,听力要远弱于常人。我不想打扰吴先生的清净,便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外,不留痕迹地打量着他的书房。

       等到那几株吊兰都被侍弄好了,管家才走到吴先生身旁耐心把话再说了一遍。吴先生后知后觉地转过身,对我略有歉意地笑了一下。

     “很荣幸您能接受我报的专访。”

       作为香港的一代商业传奇,吴先生的名字几乎每一个香港人都知道,虽然他现在已经退休了,在商业却仍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吴先生为人低调,他的私人生活一直是外界所关注的焦点,能得到他的允许进行专访几乎是荣幸之至。

      清幽的茶香氤氲在书房的一角,吴先生坐在我对面,抬手沏了一杯龙井茶给我。他那霜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穿着一件条纹衬衫,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边眼镜,整个人显得儒雅而绅士。采访过程进展的很顺利,除却从商经验以外,关于一些私人生活的问题吴先生回答的也是侃侃而谈,这倒是意外之喜。

      两盏茶的功夫,采访就已进入尾声。说实话与吴先生相处真的太舒服了,举手投足之间让我感受到了岁月沉淀之后的温柔,几乎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我有些惋惜此次与吴先生相处的时间太过短暂,正打算起身告辞,吴先生却出声叫住了我,他起身从书桌抽屉拿出一本陈旧的笔记,拂了拂上面的灰,双手递到了我的面前。

     “朱小姐,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吴先生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把岁月的沧桑都沉淀在了里面。

       我接过了笔记本捧在手中,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有一张相片从扉页里掉在了我的手上,那是一张老照片,四角都有些泛黄了,底片还是用黑白胶卷洗的。照片里的人是位穿着军装的青年军官,照片像是抓拍的,身体都有些模糊,但青年军官的那双沉静的眼却是捕捉的清清楚楚,更奇怪的是,我总觉着那双眼像是能透过照片看进我的内心深处似的。

     “这位是…”

       我带有三分谨慎地向吴先生询问起照片里的人,吴先生的眼神忽地一下子变得哀伤起来,过了很久,正当我犹豫着是否要避开这个沉重的话题时,吴先生长长叹了口气,眼底的哀伤化成了一片怅然。

     “…是一位故人。”

      我愣了愣,心底有些懊恼之前冲动的询问,把照片收进了笔记本的扉页里。

    “您是想让我把这些记录下来吗?”

       吴先生点了点头,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目光落到我手里的笔记上。

    “有些事,除了我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记得了。”

     我从背包里拿出随身记录本,给了吴先生一个安心的笑容:“您放心,我会帮你一字不落的记录好的。”

      吴先生看着我,满怀诚意的地我颔首致谢。等他再次抬起头之时,我好像在吴先生那双略有些混沌的眼里,看见了一位鲜衣怒马的少年。

    “这个故事,要从1931年开始讲起。”

—TBC—

PS:恒温意义的车是真的卡了orz躺下来任大家打呜呜呜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丑字出没 不务正业第N弹
篆刻套装今天到了 没忍住刻了个处女章√
可能是刻的太细了怎么都拍不清orz
字体是小篆的“十年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