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喵老是在挖坑

长期驻扎原耽
画画剪辑啥都搞

突然想到“赌约”这个词
感觉真的好适合《02200059》啊…
所以寒假应该又得回坑了2333
诚挚安利《十天》!瓶邪原著连载!在瓶邪tag里能看到!这个作者太太的文就是把我拉回坑的啊!看了绝对不后悔!
今夜不想复习 只想磕cp呜呜呜

原创娱乐圈ABO|过度解读(1)

·原耽娱乐圈+ABO设定 破镜重圆
·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AlphaX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omega
·cp:景程(Alpha)X 季林奚(omega)

——景程:这么多年其实我对你一直…
—— 季林奚:不了。谢谢。我很好。告辞。

第一章

       综艺《一起穿越吧》的发布会在海滨市电视台的演播厅内举行,这个汇聚一线巨腕、相声演员、选秀小鲜肉及前人气组合rainbow成员景成和季林奚出演阵容的新兴综艺节目在未开播前就广受大众期待,发布会的现场自然是人气爆棚,座无虚席。

       后台内,副导演快速穿过几批脚步匆匆的工作人员,历尽千辛万苦才给导演传上了话:“季林奚那边得再等个五分钟。”

      导演脸色一黑,猛地把耳机一砸,刚想发作却又被迫压着声音埋怨道:“就让所有人等他一个?!时间观念他懂不懂啊!不过最近拍了几场戏他还真当自己就是天王了!”

   “您就耐心等等吧。”副导苦着一张脸道:“那边说是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来迟了,正在化妆间赶着上妆呢。”

    “....靠,omega就是麻烦。”导演火没地儿撒,只好烦躁地摆摆手,对着对讲机喊:“灯光舞美就位!把景程和季林奚放到最后压轴,让其他嘉宾先上!”

       开场音乐骤然响起,主持人心领神会,翩然随着追光灯的移动上场致开场词。幕布的导演和副导都松了口气,而在不远处的化妆间内,造型师小李不小心失手打破了一瓶粉底液,也打破了蔓延在季林奚和景成之间那尴尬的沉默。

    “没事儿。”季林奚拉住想要弯下腰收拾的小李,对她淡淡笑了笑,“我造型也弄好了,你赶紧去歇会吧,这儿我待会让阿真打扫就行。”

    “呜呜呜谢谢你季哥!待会录发布会我会在下面给你加油的!”

       小李眼泪汪汪地收拾好自己的化妆包,她一个beta原本在Alpha的信息素面前就有些站不住,再加上传闻中的季林奚爱耍大牌欺负人,原本还想着饭碗要丢了,没想到不仅没挨他骂,打碎了的粉底液居然也不用赔!

        这是什么小天使偶像啊!

        当事人季林奚并不知道自己收获了一枚优质铁粉,他只知道在小李离开后,充斥在化妆间里Alpha的信息素更浓了,宛如蛇信般一寸寸舔舐着季林奚裸露在外的皮肤,那无形中那强势且不容反抗的命令几乎让他无法自主站立。

       而景程只是坐在季林奚身后的沙发上,自顾自地看着发布会的台本。

        季林奚轻轻倒吸了口气,他不易察觉地扶住了化妆台,直了直腰,面无表情地把戴在自己颈间的信息素隔绝环数值调到了最高。

      “季哥你还好吗?”

        助理阿真轻声问道,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遮住了信息素隔绝环,今天季林奚穿的是Brioni的冬季限定,银灰色的修身版型衬得他精致而又内敛。

       季林奚的神色有些疲倦,他前一周才独自度过这个月的发情期,纵使他平时十分注意运动健身也难以抵挡omega自身所有的情潮折磨。他示意阿真不用担心,转过身走到景成跟前,后者合上了台本,抬眼绕有兴致地看着季林奚。

        周围令人感到压抑的信息素逐渐散去,房间内只余一两缕淡淡的雪茄味。

     “抱歉,让景先生久等了。”

       季林奚嘴角带着歉意的笑意,眼神却是淡淡的。

   “举手之劳,再说凭我们的关系,浪费五分钟的时间也没什么。”

       景程站起身,抬起手似乎想要搭上季林奚的肩,他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景成愣了愣,转而若无其事地用手理了理自己的袖口。

     “季老师,舞台那边嘉宾已经陆续上场了,您和景老师准备好了吗?”

       门口传来场务的声音,阿真应了一声,季林奚侧身让出一步,景程回以得体的微笑,和季林奚一前一后离开了化妆间。

         季林奚半垂着眼跟在景成身后,脸上风平浪静,心里却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复杂的滋味,虽然说撞见前任并不是什么小概率事件,但娱乐圈这么大,他季林奚和景程的路也忒窄了些。

    “让我们欢迎前人气组合rainbow成员、影视新星景程、季林奚!”

        好在发布会的主持人经验丰富,巧妙地拖延了时间,在季林奚和景程同时登台时,全场观众瞬间爆出欢呼声,记者们手里的镜头瞬间都集中在二人的身上。

       发布会流程如往常一样,嘉宾们自我介绍之后便是访谈和自由提问的时间。影帝和主持人侃侃而谈、喜剧演员和新人小鲜肉包袱一抖一个准,季林奚除了宣传新剧以外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当一个聆听者,景程在这方面倒是得心应手,一面不露声色地把一些八卦的问题给挡回去,还时不时跟坐在身边当背景板的季林奚来上一些小互动,惹得台下粉丝笑声不断。

   “我靠!你刚才看见没!刚刚我景老师和小季的尾指碰到一起了啊啊啊!”

   “'晨曦'是真的!动作如此自然怎么可能是逢场作戏!”

    “呵呵,cp粉淡定一点好吗?圈地自萌行不行?”

      台下不小的议论声基本上都传到了季林奚的耳朵里,季林奚并不在意粉丝们的言论,只不过景程不断的小动作让他觉得有点头疼,他只想顺顺利利开完这场发布会,不想被营销号硬塞个莫名其妙的标题给挂到热搜上去。

       可景程偏偏不让他如意。

    “哇,景程对季林奚真的很贴心耶,听说还在rainbow的时候你们关系就很铁了是吗?”

       主持人笑着看向景程和季林奚。

       景程的神情有点害羞,他眨了眨眼,接着说道:“是的。说起来还不太好意思,其实我以前刚进组合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毛手毛脚的,都是林奚在照顾我。虽然我们现在工作都很忙,没什么时间联系,但我和林奚的情谊一辈子都不会淡的。”

   “景程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季林奚温声道:“我很期待这次能和他一起参演节目。”

     “太羡慕了!”主持人俏皮地捂住了脸,继而又故作正经地问道:“听说季林奚曾经和景程一起创作过几首歌,前些年rainbow解散后就很少听到你们唱歌了,不知道今天我们现场的观众有没有耳福呢?大家想不想听——”

     “想!啊啊啊啊啊晨曦终于合唱了!靠老子都要感动落泪了!”

     “几年前的梗还翻出来炒,膈应谁啊这是。”

     “唯粉们都闭嘴吧!这口大糖在下先吃为敬!”

      主持人顺水推舟的举动再次将全场的气氛推向高潮,疯狂的不仅是粉丝,就连在座的嘉宾都是一副喜闻乐见的样子,季林奚知道这不过是发布会的通用环节,但放在他和景成身上意味却大有不同。

       景程有些惊讶,他略带无奈地侧过头看了季林奚一眼,含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季林奚心底咯噔一声,脸上却故作轻松地跟他对上了视线,微微一笑:“荣幸之至。”

     “那就唱《于无声处》吧。”景程目视前方,眼神中却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怅然,他缓缓开口:

     “这是我最喜欢的歌。”

—TBC—

PS:慢慢写 不坑ovo

感谢大家曾经看过我的文

别关注啦

淡圈啦

扎根原耽圈啦

cp有缘再写啦

以后陆续会有原耽产出

有缘再见💜


改名字了。
我爱这个男人。
我居然一点都不为明天的国二担心。
疯辽。

明天高数补考。
祝我好运吧。
等所有考试搞完之后再恢复更新。
抱歉。

原耽|上辈子和下辈子(一发完)

·珍惜眼前人。
·居然让我圆回来了,感动。

《上辈子和下辈子》

    “妈妈,路灯下有影子。”

    “别看了,今天是中元,赶紧回家。”

      身后人群匆匆而过,我瘪瘪嘴,揉了把脸,转头装作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从口袋掏出一根烟递给站在我身边的鬼差:“来,大哥,抽根烟。”

   “哟,还是黄鹤楼啊,你小子条件不错啊。”鬼差接过烟,利落地点上,氤氲的烟雾让温暖的灯光看起来有几分梦幻的虚拟感,他叼着烟侧头看了我一眼,挥手给我施了个术法:“时间到了我会提醒你,说好了,别闹得太过,把人吓死你得下十八层地狱去。”

       正好路灯下有个小水坑,我弯腰借着灯光照了一下,不错,够血腥够恐怖,鬼差大哥按灭烟头,说是附近有个大学生想不开吃了安眠药,他赶着收魂去。

       而我站在路灯下,抬头望着那个没有亮光的窗口。

       此刻,我要去找陈律,也就是我的前男友去算账。

 
      七天前,我们爆发了最后一次争吵,起因是他衬衫上的口红印和香水味,我认为他外头有人,而他却说是别人不小心印上去的,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渣男解释的话来来回回还是这几句。怒火一点就着,公寓里该砸的东西我们都砸完了,地上狼藉一片,我和陈律两个人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陈律静静凝视着我,径直走到玄关打开防盗门,意思很明显,我冷哼一声,随手抄起个娃娃就往他身上砸,陈律气急了,铁青着脸让我滚出去,我很不想哭,但还是止不住地流泪,临走前,我冲他叫道:

      “我他妈死都不会再回来了!”

       没想到,我刚冲出去没多远就遇到了车祸,那货车直接把我人给撞飞,还没送到医院我就断气了,二十多年的人生直接game over。

       一语成谶。

       我叹了口气,飘到我家窗户外头,这是我能停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时间了。说实话,我也有点搞不清楚我来这是想吓吓陈律,还是单纯地想再看他一眼,这座充满我回忆的公寓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或许里面布满灰尘,又或许,里面已经住进了新的主人。

        因为自己是灵体的关系,我直接就从窗户里穿了进去。窗帘被我掀起了一角,房间里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我脚下刚着地,却不小心踢倒了两个酒瓶,清脆的声鸣回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不是吧,我这还没开始表演就穿帮了,想装神弄鬼一回都不成吗?我一时有点尴尬,完全就忘记了自己才是重头戏这回事,此时月光如水,透过玻璃窗洒下一片阴凉,我看见陈律躺在这片月光的中央,他周围全是各式各样的空酒瓶和抽完了的烟盒。

       七天不见,陈律的脸上比之前的伤痕更多了,而且像是一直都没洗澡的样子。他应该是去参加了我的葬礼,身上穿着的是吊唁用的黑西装,手臂上还绑着白袖章,一个180的大男人就这样睡在地上,蜷缩在一团,我知道,这是陈律以前做噩梦时下意识的动作。

     陈律像是被我吵醒了,他整个人微微颤抖了一下,才慢慢睁开眼,我这才想起来他能看见我,慌忙往后退,陈律却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猛地从地上弹起来,疾步冲到我面前,一张脸因为过于激动显得有些扭曲,眼睛却是亮的吓人。

       我一下子也忘记了要吓他的事,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同样,陈律也怔怔地看着我。别说陈律这个人心理素质还挺强,看着我这张连马赛克都遮不住的脸都不害怕。

   “是我。”

      我缓缓说道,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缥缈,估计是时间要到了。

       陈律像是才回过神来,他像电影里慢动作一般抬起手去碰我的脸,很可惜,他触碰不到我的脸颊,我也感受不到陈律的指温了。

       我有些遗憾地摇摇头。

       陈律一点点弯下腰,捂住脸,失声痛哭。

       我看着陈律那盛满灰烬的双眼,突然觉着很后悔,这不是他的错,或许我应该就乖乖让鬼差大哥带我走,但有些话,我得说,我必须得说。

   “这句话我原以为会出自你口,不过,现在这句话只能我来说了。”

       陈律应声抬头看着我,泪水像泄洪似地从他眼里夺眶而出。

   “陈律,我们分手吧.”

      我隐隐约约听见了铃铛的声音,那是鬼差大哥在催我了。

    “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你再去找一个脾气好的,愿意听你话的,督促你戒烟戒酒的,不会因为你加班晚归唠叨埋怨你的,不会因为你身上有别人的香水味就和你大吵一架的对象。”

       我深吸一口气,身上的束缚感越来越重,疼地我几近要原地飞升。

    “还有,你必须得对人男孩好,必须、必须给我好好过日子,不许你想着我,我在底下不想你来烦我!陈律、陈律!你听见没,你要是没做到,我就天天晚上找你,吓你,做一辈子的噩梦!”

       我被迫半跪在地上,陈律发了疯似地爬过来抱着我,莫名地,我居然能感受到他的体温了,估计是回光返照吧。陈律的眼泪一滴一滴地砸在我的脸上,很烧,很烫,我的眼前一阵黑一阵白的,意识开始模糊,我心道不行啊,还没听人陈律答应我呢,我挣扎着推开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对陈律说道:

     “你、你….必须得答应我。”

        陈律久久地凝视着我,久到我感觉我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他才重重亲吻了一下我的鬓角,哑声开口:

       “...好。”

       太好了。

       我只觉浑身一轻,也没反应过来自己最后对陈律笑了没有,恍惚间听见陈律哭着一遍遍喊我的名字,之后,我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


     “忘了没?”

     “忘了。”

     “我还没说是什么呢。”

     “您老人家已经问了我快九千九百九十九万回了。”

      我站在奈何桥头维护秩序,今天来的鬼有点多,我忙的头都快炸了,鬼差大哥叼着根草拍了拍我的肩,看起来倒闲得很是蛋疼。

    “我说,我两要不将就将就得了,你看你大哥我长的也不赖嘛。”鬼差挑了挑我的下巴。

     “别介啊,我说你没必要赶着今年天庭的姻缘分配就把我拉上吧?真爱不将就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话音一落,鬼差大哥的表情忽地变得有些落寞。

     “行了,逗你玩呢,阎王殿那边有新鬼到册,活了八十多年还是个老光棍,可怜见的,你去接待处登记一下吧。”

       果然,一闲下来事就来了,我认命地赶回地府接待处,却见那老光棍正东看看西看看的,整一来地府观光旅游似的。

     “来登记吧。”

        我从抽屉里拿出往生登记册。

      “您好,请问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问。”

        我没抬头,却恍惚觉着这声音耳熟,但又不知道在哪听过。

        那鬼轻声笑了笑,问道:

     “都说地府工作人员最守诚信,我想问您,当初那个‘我做不到就会天天晚上来找我让我做噩梦’的诺言,还算不算数?”

—end—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即墨er 一寸相思be和我没有关系谢谢!!!

卧槽我家这边KTV居然有不朽!
有三叔唱的天真!
有典狱司!
还有小义学长的吉光片羽!
疯辽!!
疯狂表白这个蓝天KTV!

【瓶邪817贺文】好运莲莲

·过年好啊!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祝大家好运连连!
·接地气的日常


      “新鲜莲子,当地采摘,冷链运输,有意私聊。

       在我连续喝了一周闷油瓶的莲子藕粉羹之后,我望着院子那堆小丘似的快要烂掉的莲蓬,忍痛发出了这条朋友圈。

       事情发生在半个月前。

       前段时间我的朋友圈被各种各样的莲花表情包刷屏,打个比方,就是那种一张莲花绽开的图片下方配上“大吉大利”“与世无争”四个大字的表情包,有点意思。不过很奇怪,这种一眼就明明看上去就是老年专用的表情包却以不可阻挡的势头迅速扫荡了我的朋友圈,出现在各个年龄段,我翻了好久的朋友圈才找到一张“好运莲莲”的表情包,感觉很贴我这几年的运势,喜滋滋地把原来自己的自拍换成了那张表情包,我甚至感觉下一秒我晾在小花那的账单立马就可以原地消失的样子。

      
       可能是这个表情包给我的心理作用,我感觉我近段时间的运势还不错的样子,胖子似乎没再催着我洗碗了,我也乐得清闲装大爷,平时看见个花啊树啊小满哥啊都能憋出几句鸡汤。这天我刚发完一条“世事无常,各自安好”附加一张莲花表情包的朋友圈,评论区下小花抢了板凳:

     
        解雨话呗:看起来您老人家还挺闲的哈。

      
        我:放平心态,一切都很美好。

         解雨花呗:说人话。

        
         我:最近过的还行。

  
         解雨花呗:那行,还钱吧。

       
         我:……告辞。


        真是世风日下,发个朋友圈都能被催债,这太恐怖了,我十分见好就收地结束了这个愉快的聊天,任小花在评论区狂轰乱炸也没再敢打开微信。吃完晚饭后,胖子在家里洗碗,闷油瓶拉着我多走了一小段路,来到了一处荷塘边上。

      
       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我脑子里忽地蹦出了小时候学过朱自清老先生的《荷塘月色》,在这种贼热的天气来莲花塘边走上一圈简直太舒服了。我拉着闷油瓶索性坐在池岸边乘凉,闷油瓶看了看我,捏了捏我的手,淡淡说道:“送你的。”

   “送我啥?”我有些好奇。
 

   “荷塘。”

      啊??

   “你喜欢荷花。”闷油瓶看我一脸被雷劈到的样子,凑过来亲了一口我的脸。


   “不是,”我哭笑不得,“我只是喜欢那个莲花表情包,真的,弄着玩而已。”

       闷油瓶淡定地摇摇头:“没事,莲子可以卖钱。”

       我跟闷油瓶对视良久,竟无语凝噎。

       虽然我终于知道了我们穷的原因是什么,但我还是有点小感动。

       生活不易,邪邪叹气。

      没过几天闷油瓶就扛回了三大箩筐的莲蓬,胖子一开始还嘲笑这是闷油瓶给我的“莲子之心”,等他发现莲蓬真的多到吃不完时候胖子也笑不出来了。

       然后就有了我那条朋友圈。

       虽然后来闷油瓶非常诚实地跟我解释了买荷塘是张海客出的钱,但我还是心疼我们三实在吃不完的那一堆莲子,毕竟那可是人老张对我一番心思不是。于是乎,我发动了我的第二技能---死皮赖脸,把人小花和秀秀好不容易从北京请过来,好吃好喝地招待了三天,食物链顶端的小花才准再挂一段时间我的账以及带走了大半吃不完的莲蓬,啊,这感人肺腑的资产阶级兄弟情。

       滞销的莲蓬解决了,我们三也多了几分享乐的心思,村口老刘头送了我们一只不怎么用的木船,正好遇上七夕,闷油瓶在荷塘边打了个木桩绑在船上,一入夜我们仨就溜到了船上。去年酿的桂花酒入口清甜,我跟胖子躺在船头唠嗑,闷油瓶坐在我旁边静静地剥莲子,胖子不知道从哪弄来一片宽叶子,含嘴里吹了个跑了调的调子。

   “你这吹的啥玩意儿?”我觉着好笑,推了他一把。

   “你懂个屁。”胖子胳膊一伸把我们仨揽在一起,“这叫铁三角天长地久。”

      小哥被我们两挤在中间,无奈地看了我两一眼,我仰头喝完一杯桂花酒,看着雨村那格外明亮的星空。

       我忽然想起了我的微信头像。

       佛祖在上,保佑我们好运连连吧。

—end—

铁三角天长地久。
第十三年,我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