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一万斤的瓶邪小甜饼【二十七】

·给老吴和老张的贺岁篇!
·大家一定会永远在一起!一定!
·在这里喵给各位拜个早年啦!

岁岁年年/瓶邪

        年前得了皇太后的话说是今年一定要来杭州过年,我想了想也是,老人家们年级都大了也不能大过年的还让他们操心,我们三大老爷们在雨村过年也没啥意思,好不容易抢了年三十的三张高铁票,从龙岩一路坐到杭州,出高铁站的时候天还飘着雪,来接我们的是王盟,高架上有点堵,闷油瓶和胖子坐在后排打瞌睡,剩下我跟王盟两个人无语凝噎。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虽然之前我跟他闹得有点不愉快,甚至可以说是已经撕破脸了,但交情一场,我们还是保持了联系,车载广播放着春节序曲,王盟轻轻踩了一脚刹车,说道:“叔叔阿姨挺想你的。”

       我愣了一下,才发现他在和我说话,这么多年来我回家过年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时心下发酸,后知后觉的回了一句:“我知道,谢谢你之前陪二老过年。”前几年我无法跟外界联系,也就只有王盟能陪我爸妈过年,我是打心眼里谢谢他的。

       王盟看我了一眼,眼神有些疲惫,之后便没再说话,大约开了一个小时才到我爸妈小区的门口,王盟帮我们把大包小包的年货提下来,他笑了一下,对我说道:“老板,过个好年。”

     “你也是。”我拍了拍他的肩,他摆了摆手,转身把车开走了。

      “别说,”胖子冲我挤眉弄眼了一下,语气很欠:“这王盟还挺重情义的。”

     “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我骂了他一句,赶紧牵住一旁脸色不太好的闷油瓶往楼上走。我家住在三楼,是座老房子,不过我爸妈舍不得搬家,说是住出感情了,我也没再勉强他们。

        刚走到门口,我妈就打开门迎了上来,还拉着我爸,一见我们三提着年货来看他们乐的跟朵花似的,吆喝着我们进去,我戳了闷油瓶一下,用眼神示意他把我教他的吉祥话说了,闷油瓶捏了捏我的手心,乖乖说道:“祝叔叔阿姨新年快乐,万事大吉。”说完他还恭恭敬敬的给我了我爸妈一人一个厚厚的红封。

       我爸和我妈一脸满意的收了闷油瓶给他们的红包,胖子也赶紧把自己晒得腊肉和小山菇给我爸妈,这样一看反倒是我什么都没准备,这就很尴尬了,不过老两口也只是白了我一眼,转身就喜滋滋去做饭了。中饭是几个家常菜,毕竟年夜饭才是重头戏,不过我们还是吃的很香,我爸妈看着也开心,我无法想象之前那几年的春节我爸妈两个人该有多孤单,所以我现在尽可能的能多陪陪他们,也算是给两个老人家一份迟来的孝心。

        午饭过后,胖子陪我爸妈在厨房包饺子,别看胖子一个大老粗,手艺活倒是挺厉害的,所谓张飞穿针粗中有细,饺子皮都能让他捏出花来。我在一旁帮忙包了几个,样子惨不忍睹,他们仨看不过去直接让我去外面坐着当咸鱼,闷油瓶也没在客厅里,我找了一圈,才发现他待在我房间里,背对着门口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有点好奇,走过去探头一看,阿西吧,闷油瓶居然在看我小时候的日记!还看着的特认真,跟做阅读理解似的,开玩笑,那日记本里料可多了,除却了讲三叔和二叔的坏话以外,还有什么长大之后要拯救世界的中二标语,外加隔壁班哪个女生好看,这黑历史比锅底还黑,我脸上有点挂不住,笑着上去抢那个小小的日记本,别说闷油瓶可坏了,变着法子就是不让我抢到,我起了点胜负欲,把黑瞎子教我的那些法子都用上了,不知道是房里的暖气太热还是我穿的太多,我们两抢着抢着就腻到了一块,要不是想到在我爸妈眼皮子底下不能作妖,估计我早就被闷油瓶大炮给伺候了。

        为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我爸妈可谓是费尽了心思,西湖醋鱼、龙井虾仁、杭菊鸡丝、外加两个蔬菜和一个热锅子,色香俱全,虽然我的鼻子闻不到多少气味,但我脑补出来的香味几乎是要把我的馋虫都要给勾出来,餐厅吊顶上悬着一盏暖黄色的吊灯,我们五个人围坐在温暖的灯光下,将所有对过去的遗憾和对过来的希望融到这一顿年夜饭里,席间胖子敬了我爸一杯酒,在我的强烈要求下,闷油瓶象征性的给我倒了一小杯。

        晚上我带着闷油瓶来西湖散步消食,胖子以陪我爸妈这个理由拒绝吃我们两的狗粮。我爸妈家住的离西湖比较近,过了几条巷子就到了西湖边上,除夕夜这里会有年锣鼓游会,热热闹闹的围着西湖走上一圈,很有年味,码头还有买花灯的,我买了一盏大的,问闷油瓶想许什么愿望,闷油瓶摇了摇头,意思是让我来许,我想了想,借了老板的毛笔写了一张字条放到花灯里,看着它汇入星星点点的灯海里。

        夜里我还是闷油瓶zuo了一场,不能出声的xing爱使得黑暗中的我们亲密无分,闷油瓶抱着我,吻住了我的嘴,将我的呻吟声全都吞入了喉中,在他一下又一下的撞击中,我突然无比虔诚的想,这个新年愿望,一定得实现。

       岁岁年年,斯人如故。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