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庙会/黑苏

·给黑苏的贺岁篇 算是晚安小甜饼叭
·小两口逛庙会的甜甜甜
·喵没逛过庙会全凭想象啊!描写没到位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比心!

      “师父你一大早把我喊起来干嘛啊。”苏万没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没骨头似地靠在门框上。

      “站没个站相,把背给我挺直了。”黑瞎子走过去把苏万扶正了,顺手揉了一把人的头,说道:“整天在家待着有什么意思,师父带你逛庙会去。”

        苏万一听这话,眼睛瞬间就亮了,他很高兴,童年所欠缺的一些欢乐都会被黑瞎子补回来。苏万小时候爸妈工作忙,每次过年去看庙会都只有看着别人的份,虽然他没有主动提过,但在心中终归是向往那种热闹喜气的氛围的。

        两个人去的是厂甸庙会,在琉璃厂那块儿,这是北京最有新年特色的庙会,古色古香的建筑装饰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黑瞎子和苏万到的时候,街上正在游行,前头的舞狮队威风凛凛,后头跟着诙谐的大头娃娃,系着红绸带的乐队一路吹吹打打,以最热烈最欢快的方式迎接新年的到来。苏万激动的像个孩子,每过去一个游行队伍都会发出喜悦的惊叹,要不是黑瞎子拉住了人,估计他真得冲到那里头去。

        厂甸庙会里不仅有游行队伍,还汇聚了数不胜数,各色各样的老北京传统美食。苏万和黑瞎子一人吃了一串冰糖葫芦儿,红彤彤的山楂果穿成串,裹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蜜糖,又大又甜,苏万路过卖糖画的摊子,又让摊主画了两个咧嘴的多啦A梦装到袋子里放着,除此之外,还有色香味俱全的驴打滚、豌豆黄、年糕、灌肠,一路逛下来,两个人怀里都抱了一堆玩的吃的,花花绿绿啥都有。

       看着身旁兴高采烈的苏万,黑瞎子忽然也生出了一种类似孩童般的奇妙心情,虽然他有些记不太清了,但在以前也是逛过庙会的。每次出门之前管家会给黑瞎子一个小钱袋,他会玩到天黑才回来,抱着一大堆玩意儿,即使钱全用完也没关系,即使后来那些东西都找不着了,但那种真实的开心还是存在的。

        厂甸东侧有座吕祖祠,香火极好,来来往往全是过来拜奉的善男信女,苏万一看有点心动,虽然不知道供奉的是哪路神仙但还是拉着黑瞎子拜了一通,迷迷叨叨许了很多愿望,顺便还去求了签,苏万运气爆棚,得了上上的签底,这下他走路都要飘起来了,黑瞎子虽然不信这些,但看着自家小孩儿开心,他心里也是跟着开心的。

       二人晚到了天黑才回来,苏万跟着黑瞎子东走西逛了一天,玩是玩好了,但还是累的不行,苏万撒娇让黑瞎子背他,黑瞎子嘴上说着人一身精贵肉到底却还是把人背在了背上。黑瞎子走的很稳,他的后背很厚实,苏万的头贴着黑瞎子的背,没过一会就舒服的睡着了,均匀的气息呼在黑瞎子的的颈侧,后者无奈的叹了口气,却又无声笑了一下,把人往上颠了颠,借着路灯的光,一步一步慢慢走远了。

评论(2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