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下聘/花邪

·花邪的新年贺文
·欠债还钱 天经地义/正经脸
·深夜爆肝 大家晚安


        这次过年我们几个没聚在一起过,哥几个都隔得远,免不得要大江南北的跑去拜年,小花给我定了年初五的机票,说是来北京聚聚,我看着那张印有头等舱的票头,万分感慨资产阶级的罪恶。

       享受了三个小时的头等舱服务之后,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来接我的是一个很眼熟的解家伙计,之前去长白山接老张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人很热情,跟我侃了一路,路上不是很堵,开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解家大宅。

       解家人真的财大气粗,住在二环的大宅院里,三进三出的四合院儿,一对石狮子威风凛凛地守在门口,阔气得不得了。伙计推开油黑大门,引着我进去,越过了雕刻有玉棠富贵的垂花门,绕了一条抄手游廊就进了内宅,我们顺着鹅卵石小道往前走,庭院深处隐隐约约还能够听见婉转的戏腔。

       伙计把我领到了书房门口,说小花在里面等我,话说完就有眼力见地退了出去,我轻轻地把门拉开了一条缝,小花正背对着我正在咿咿呀呀练声,唱了一句“此生只为一人去”就停了下来,他清了清嗓子,转过身对我笑了一下。

    “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快进来坐。”

    “这不是怕打扰你练戏嘛。”我说的是实话,每次小花唱戏的时候周身总会生成一种特别的气场,让我忍不住驻足静听,可惜后面解家的事情太多,他也很少再开腔唱戏了。

       我在太师椅上坐下,小花给我沏了壶雨前龙井,我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这滋味,喝完我感觉我是假的杭州人。小花坐在我身旁,不经意往我这边凑了一下又坐了回去,我心下有点小庆幸,还好这几天没有抽烟。

       想一想我还没给小花拜年,随即坐直了向他拱了拱手,说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小花笑着垂了我一记,从兜里掏出个小盒子递给我,盒子的外包装是黑丝绒,我打开一看,里头放着一枚四四方方的印章,料子是荔枝白七分血的昌化鸡血石,握在手里触感温润,是上好的石料。

      “给你的聘礼。”小花动作优雅地翘了个二郎腿,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

      “一方印鉴就把我给收买了,大花你这生意可做的真好。”我有点无奈。

      “你自个数数欠了我多少钱,放在旧时代可是把人买了给我来抵债的。”

        他站起来扯了扯领带,欺身凑到了我跟前,语气跟个地主似得说道:“收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了,所以,你现在想想该怎么还债吧。”

评论(1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