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一万斤的瓶邪小甜饼【二十八】

·给 @老祖的酒 小姐姐的点梗
·比流水席还长的流水账日常orz

流水席/瓶邪

       年初六我跟闷油瓶回了老家一趟,一起去探望我独居的奶奶,这么些年没回去看过她几次,虽然老人家嘴上说着不在意,其实内心里还是想我们多回来陪她的,这次也当做给她拜一个晚年了。

       我老家在长沙的冒沙井村,现在交通很方便,坐了两个多小时高铁就到了长沙,就是搭的士的时候费了点时间,司机不认得这个地名,跟他解释了一番我才知道原来的村名现在已经改成了吴家村。

       的士停在了村口,我跟闷油瓶大包小包提着东西往村里头走,土路泥泞,遍布水坑,边上还散落着放完的爆竹碎屑,我走一步垮一步颇有些狼狈,闷油瓶倒走的很稳,他一手提着礼品一手牵着我,村里今天很热闹,人来人往的,我两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我奶奶的家门口。

      老人家看见我们来了很高兴,说我两今天赶巧了,我问怎么回事,她说今天有位吴家族老过寿,邀请全族人中午去祠堂那边吃酒席,难怪今天这么热闹。

       吴姓是冒沙井的第一大姓,每到春节期间都会进行一次全族的聚会,这次碰上族老过寿更是喜上加喜,直接办了一场流水席,排场大的不得了。我和闷油瓶跟在我奶奶身后给那些亲戚打招呼,说实话我有点搞不清楚这种族亲之间的复杂关系,好在有闷油瓶,及时救了我喊不出人的尴尬场面。

       祠堂前搭了一个大棚,众人落席之后,村长站在台上用带有长沙口音的塑普激情四射的讲了一通,大意差不多是情怀让我们欢聚一堂啥的,反正我是没怎么听懂,后面有人端菜上来大家也都把注意力放在菜品身上了。

       有个小姑娘跟我们坐在了一桌,她神色略有些奇怪的看了闷油瓶一眼,再腼腼腆腆喊了我一声表哥,我这才想起有这么个表妹,冲她微微笑了一下。

       流水席的菜肴很丰盛,烧热了的羊肉锅子咕噜噜冒着热气,周围放了七八道荤菜,对面有个小孩儿伸长了胳膊去夹我这边的酱鸭,好巧不巧跟闷油瓶夹到了一块,两个人的筷子都夹在同一块鸭腿上,这就有点尴尬了,那小孩见闷油瓶不撒手小嘴一撇哇的一声就哭了,小孩他妈一见那还得了,脸色一变开口就要骂人,却被闷油瓶一个抬眼给堵了回去,他神色如常的把那块酱鸭放到了我碗里,我能清楚的看见每个人的表情都明显僵了一下,同桌的表妹看我们的眼神更奇怪了。

       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我早早就离了席,绕到祠堂后面去抽烟,空中飘着雨丝,祠堂靠着一个小山坡,坡上种满了苍翠的绿竹,看着让人的眼睛很舒服。一根烟抽完我感觉精神好了很多,转过身却看见表妹领了闷油瓶往这边走。

     “表哥,刚刚这个哥哥在找你。”

       闷油瓶点了点头,往我这边走了几步,微微皱了皱眉,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表妹也往我身边走近了一些,表情神神秘秘的,以一种很轻但极其八卦的语气问我:

    “表哥,这人是你男朋友吧?”

       我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脸上有点挂不住,阿西吧,现在的青少年思想都这么开放了吗,看来想躲也躲不了了,我正愁怎么跟这个小姑娘解释我跟闷油瓶之间这种纯洁的倒斗生死恋呢,表妹却摆摆手没让我说了,她有些兴奋的看了我们两一眼,转身蹦蹦跳跳的走远了。

        真的有这么明显吗?不会吧。

       

评论(17)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