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雷生子/刘丧

·和 @故人杳杳归 小姐姐闲聊出来关于丧丧的脑洞
·本文无责任脑洞衍生 各位小宝贝不要深究哈
·有一丢丢的丧邪 小宝贝们注意避雷!!

        刘丧给我们讲了一个很老的故事。

        那是一个狂风呼啸,暴雨倾盆的夜晚,惊雷毫无间歇的劈打在山地上,放射出来的巨大的电荷引起了山火,惊醒了睡梦中的村民。谁也没有见过这么大阵仗的雷,都觉得很奇怪,也没人敢出去,生生躲在家里熬了一夜,但在第二天的早上,村子里却发生了更奇怪的事情。

        有人在村东头被雷劈焦的山坡上,发现了一个躺在土坑里的婴儿。

        那是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孩,白嫩的皮肤与身旁焦黑的土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村民们都犯了愁,不知道这婴儿打哪来的,有说是被亲生父母丢弃在这荒野的,也有说是人贩子路过的时候扔下来的,还有人更离谱,说他是雷公生的,讨论的热火朝天,但却没人愿意收养这个孩子,最后还是一个老翁把他抱回了家。

       虽然老人家的儿子和儿媳妇都不喜欢这个男孩,嫌他是个野孩子,但他却很宠男孩,同时也发现了他的特别之处,比如能准确的预测到雷电天气,纵使那一天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夏季下雷雨的时候,男孩总是会趴在老人的腿上轻声告诉他自己在雷声听到了什么,不过老人大多数都当他童言无忌,一笑了之。

       男孩在老人的照顾下度过了一个还不错的童年,但是好景不长,在他十二岁的时候,老人因病去世,一切都变了,男孩的生活一下子变的非常难过。那段时间村里也发生了一些不详的事情,闭塞山村里的村民还保留着古老而又残酷的思想,不幸的源头都被他们栽赃到了男孩的身上,这个家再也没了男孩的容身之地,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他被赶出了家门。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孤苦伶仃的在风雪之中蹒跚而行,身上的衣物够他保暖,但从心底蔓延出来的寒冷却让他绝望,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要赶我走,这是无助地质问,但原因男孩却心知肚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仇恨得复杂滋味。男孩一直往前走,他知道自己的脚步不能停下,直到自己失去知觉。

       后来男孩被人救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将来的结果是什么,但心底却宛如死水一般平静,活着和死去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那人看男孩醒了,只是看了看他的耳朵再让他听了一些关于雷声的录音带,之后便收留了他,让他专门学听雷。

       关于听雷男孩虽然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但仍是吃了六年的苦头,不过相比其他人却已经是十分厉害了,学成那日师父让他把该了结的事了了,男孩应了下来。

       六年之后,故地重游,男孩已经变成了男人,小山村也变了很多,他站在不远处,眼前的小屋陷入了宁静的安眠,男人借着夜色走到了房前,用铁丝绕死了门窗,半躬着腰在四周都浇上了汽油,随后他直起了身子,神色平静的笑了一下,将手中燃着的木棒抛在了汽油上。

      火焰一瞬间席卷了整座房子,美梦不复存在,男人窝在一旁用收音机录下了那些渐渐减小的哀嚎声,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错的。

       家都没有,又何来的故地呢。

       故事讲到这里,我已经知道主角是谁了,说实话我们仨还准备例行吐槽一下刘丧的,没想到人家讲的是自己坎坷的过往,这下气氛就变得有些凝重了,连平时最会调节气氛的胖子都不好说什么,我想了想,还是把剥好的一小堆瓜子塞到了刘丧手里,刘丧冲我勉强笑了一下,转身回了房间。

      多年以后还能够说出的这个故事,是否就代表着已经可以放下了呢,我望着刘丧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