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予邪书】【all邪】他的生日

·【予邪书】
· @予邪书_2018
·1314时间组
·错过时间了QAQ

·给老吴的生贺/其实全都是是段子
·有瓶邪/花邪/黑邪/出没
·注意避雷

—瓶邪—
   昨儿夜里被折腾了一宿,以至于当吴邪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瘫在床上缓了一会才能慢慢的坐了起来。吴邪揉了揉酸痛的后腰,暗暗骂了一句那不知节制的闷油瓶子,也许是两人心有灵犀,这边吴邪刚念叨完,那厢张起灵就端着一碗面走了过来,张起灵把面碗稳稳往床头柜上一放,顺手搂过吴邪的腰帮他按摩。

    吴邪舒服的眯着眼,他越过张起灵肩头瞥见那冒着热气的面碗,米色的面条在碗里码的整整齐齐,撒了葱花的清汤作底,面上覆了一块煎的金黄的鸡蛋,吴邪虽然闻不到气味,但在他的脑补里这面一定是极其鲜香的。

    “小哥你给我做的?”吴邪明知故问。

    “嗯。”张起灵点点头,亲了吴邪一口。
     
    这是张起灵为他做的第三碗长寿面,以后也会一直做下去,吴邪长命百岁,是他张起灵余下的生命中唯一的愿望。

—花邪—

    吴邪懒懒的趴在沙发上,看着解雨臣在厨房给他煮醒酒汤,今晚上大半四九城的名人都被解雨臣请了来给吴邪做寿,排场大的不行,跟结婚似的,吴邪傻兮兮笑了几声,哼哼唧唧蹭掉了盖在身上的毛绒毯子。

    解雨臣怕吴邪难受,三下五除二熬成了一碗醒酒汤,捧着几步就走到了吴邪边上,吴邪之前吐过一次,软的像滩泥,解雨臣只好把人扶了起来靠在自己身上,拿了个小勺一口一口把解酒汤给人喂下去。喝醉的吴邪跟只爱撒娇的猫似的,一边“大花”“小花”叫的欢,尾音拖的绵软,一边在解雨臣身上到处点火,解雨臣忍的眼皮抖了几抖才顺顺利利把解酒汤给喂完了,吴邪这才消停下来,乖乖的窝在解雨臣怀里睡着。

    真是个难伺候的小祖宗。
     
    怀里的人儿不知道呢喃了一句什么,解雨臣凑了近些听,旋即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拿起了吴邪的手机,把他的花呗账单一次性给清了款。

—黑邪—

    “喏,给你的。”
       
    黑瞎子背对着门口扬手抛了个盒子给刚进门的吴邪,后者稳稳接住,外包装是低调的褐色真皮,吴邪打开一看,好家伙,里头放了一副崭新的金边手工圆眼镜,镜片被磨的圆滑透亮,每一处细节都倾注了制作者的心血,吴邪兴冲冲的戴上了新眼镜,得意的笑了两声,问道:

   “特意给我的生日礼物?”
   
   “没,打发时间随手做的。”黑瞎子无声的翘了翘嘴角,嘴上仍旧是吊儿郎当的。

    真是搞不懂老人家的情趣,吴邪失笑的摇摇头,走过去环抱了住了黑瞎子的腰,撒娇似的蹭了蹭他的后颈,咕哝了一句:

   “北京的交通真他妈差。”

   “做份青椒炒饭给你接风洗尘?”
   
   “靠,”吴邪锤了人一记,“我大老远过来你就这样对我?”

   “得得得,你是寿星你最大。”黑瞎子转过身揉了揉吴邪的头,笑着道:“那就全聚德走着?”

PS:老吴生日快乐>33

—end—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