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柳下惠/坎邪

·碰巧的白色情人节贺文
·在邪教上越走越远的喵 第一次写坎邪 可能ooc
·一个小小小小车 注意避雷

       吴邪躺在单人间的床上,斜着身子靠着床头,身上的浴袍露出一小块白净的xiong膛,他的嘴里虚虚叼着根没点着的烟,纯当过个嘴瘾。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坎肩从里面走出来,穿的却还是之前的衣服,一个转角正好对上衣裳半解的吴邪,他心跳猛的一顿,慌忙低下头,背对着吴邪坐在了床尾。

       吴邪瞧着坎肩耳朵红的跟虾尾似的,把嘴里的烟搁在床头柜上,笑着问他:

     “忙上忙下累了一天,还不困?”

     “东家不困,我也不困。”坎肩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吴邪失笑,平日里看着坎肩跟其他伙计打成一片,嘴里hun话不带断,怎么搁自个跟前纯的跟高中生似的,这算什么事儿。

        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吴邪起身凑到坎肩身边,二话不说就堵住了人的嘴,碰撞的荷尔蒙使得两个人的唇如磁铁一般紧紧贴在一起,吻的难舍难分,不多时,两个人便一齐倒在床上,陷进了柔软的棉被里。

       坎肩压在吴邪身上,脸埋在他的颈间,细细密密的落下一片吻,舌尖勾弄着吴邪的耳垂含进嘴里舔舐,一双无处安放的手在他身上liu连迂回,挑起了燎原的yu火。

       吴邪舒服的哼唧一声,回抱住了坎肩,手挑开衣角,抚上他的脊背,吴邪还记得,那上面有大半的伤痕都是坎肩替他受的,若不是那一次在地下重伤将死,坎肩或许永远都不会说出那番话。

        既然已知心意,哪有不回应的道理。

        情到浓时,两人的物什已经抵在了一起,传递着动qing的热度,吴邪有些难耐的动了动腰,然而坎肩却仍趴在吴邪身上,舔了人一脸口水,跟只大狗似的。

      “坎肩你/他/妈是柳下惠吗?”吴邪被情yu折磨的难受,忍不住骂了坎肩一句。

      “东、东家。”坎肩应声抬头,一双眼睛却是惊心的赤红,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吴邪的脸上,明明是一副苦苦忍耐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问道:“柳下惠…是啥啊?”

       吴邪没接话,他直接扒下了坎肩的裤子,同时也扯开了自己的浴袍,坎肩那硕/大的物/什抵在了吴邪开开合合的xue口。

      “下一步…嗯…不用我再教你了吧?”吴邪的气息有些不稳,他微微皱着眉,心想要是坎肩再不开窍,自己就真得憋死了。

        坎肩一愣,却是伸出手抚平了吴邪的眉间,附上一吻,下身带有某种承诺的意义,沉腰一送,瞬间tong进了吴邪的身体里。

        绕是吴邪做好了心理准备,却也疼的浑身一抖,坎肩见状,急急忙忙要退出来,吴邪一把把人抱住,双腿缠住坎肩的腰,不让他动。

     “东家…东家对不起…”坎肩亲着吴邪的侧脸,嘴里反反复复呢喃着道歉的话语。

       吴邪缓了缓,轻轻揪了揪坎肩的耳朵,骂了一句:“怂个屁…赶、赶紧的。”

       后来的事情吴邪有些记不清了,好像自己被坎肩翻来覆去的zuo了好几次,期间肩头上也好像受了几滴坎肩的眼泪,总之,坎肩的第一次开窍让吴邪两天没下的来床。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