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小卡片了解一下(1-2)

·电光火石之间来的原耽的脑洞
·老干部商业精英X呆萌兼职大学生 年上
·超超超甜的原耽短篇!大概8章完结??其实是个很纯的恋爱故事/搓搓手
·感谢 @柚子 产梗小能手室友友情提供的标题(๑•ั็ω•็ั๑)

1.
       齐修被公司派到C城出差一礼拜,考察当地房地产的市场前景。C城是邻近A市的一个县级小城,虽然没那么繁荣的古建筑,倒是个旅游散心的好去处,齐修此次前来,就是代表公司跟C城市政府谈拢建度假村的事情。

        接待齐修的工作人员让他入住了全市最好的酒店,虽然酒店看起来只有三星级,装潢还不是很精致的样子,但齐修还是安心住了下来,他忽略了头顶上忽亮忽灭的灯和某些房间门口散落的小卡片。

       草草洗漱之后,齐修裹着浴袍躺在床上,疲惫感如潮水一般涌上了他的身体,除去工作以外,这次他也是确实想放松一下,天天呆在钢筋水泥的大楼里,脑子里紧绷的弦,迟早要断掉。

        酒店里的被子算不得太舒适,齐修睡的不沉,半梦半醒中,他听见了门外穿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是什么硬物剐蹭门板的声音,齐修有些烦躁地翻了个身,用枕头盖住了头,可门外的噪声却不顺意的越来越大,他忍无可忍地从床上弹坐起来,几个大步冲到玄关一把拉开了防盗门,走廊里的灯光有些昏暗,但齐修却还是看清楚了蹲在自己房门前的人—

       那是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子,手里拿着几叠花花绿绿的小卡片,他抬着头一脸懵逼地望着齐修,嘴巴张地老大,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齐修挑了挑眉,没说话。

      男孩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倏地涨红了脸,他连忙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大、大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休息的!那个、我、我马上就走!”

       话音刚落男孩就溜了,散了一地的小卡片,只留下一个颇为滑稽的背影,齐修弯腰捡起了其中的一张,卡片上印着半个luo女,浮夸的花体字印着某条小巷深处的地址,齐修很是头疼,他一向难以入睡,这么一闹怕是又得失眠了。

2.
      林乐吸取了昨天晚上的教训,把发小卡片的时间改在了下午,他躲在人群中混进了酒店,尽职尽责地在每一个房间门口都塞了小卡片。这是林乐的第一份兼职,虽然卡片的内容有点少儿不宜,但他还是很重视这个工作的,对于自己目前的经济情况来说,自然是能挣多少挣多少。

      不多时,林乐就来到了齐修的房门前,他咽了咽口水,再三确认房间里面没人才敢掏出小卡片望门缝里塞,然而生活就是有这么巧,在林乐趴下来的那一刻,齐修正好回了酒店,并且十分明显的发现了打扰自己休息的小孩儿,他放轻了脚步声,慢慢走到了人身后,提心吊胆的林乐丝毫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他顺顺利利把小卡片塞到了门缝里,刚打算功成身退,一转头,吓得又是一屁股坐到地上。

      齐修:…

      林乐要哭了,他真的万万没想到啊,昨晚上的悲剧又重演了一次,这也太背时了吧,他弱弱地站了起来,想着解释些什么,可还没开口,就被齐修提住领子拉进了房里。

      房间的窗帘拉开了一半,阳光透过帘布之间的缝隙洒下一地细碎的金箔,齐修坐在靠椅上,手里捧着一杯咖啡,林乐站在他跟前,低着头,活像个在班主任面前认错的小孩。

    “你叫什么名字?”齐修问他。

    “林乐。”林乐闷声答道,放在身后的手下意识的缠在了一起。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过于严肃,齐修抿了口咖啡,声音放揉了些:“为什么要做这种工作?”

      林乐叹了口气,语气有些低落:“这是我兼职的工作,一天一百,好赚一些生活费,”他顿了顿,紧接着又加了一句,“卡片上的内容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真的!我只是负责送而已!”

    “兼职是个不错的想法,但最好还是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如果昨天晚上发现你的是别的顾客,那可就麻烦了。”齐修摇了摇头,劝告了林乐几句,自己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自然知道里面的水有多深。

       林乐觉得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会受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没想到对方反过来还给自己支了招,林乐心里暖暖的,虽然他与齐修不过萍水相逢,却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来自他人的关心,他当即把身上的小卡片都扔进了垃圾桶里,充满诚意的向齐修道了谢:“大哥,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齐修微微一笑,搁下了手里的咖啡杯,林乐看时间不早了,也打算跟齐修告别,可他刚转过身,胃却十分不应景的“咕噜”了一声,身后的人叫住了自己,林乐只得转过身,神色有些尴尬的说道:“中午只吃了两个馒头。”

       几天没吃过饱饭的林乐在齐修的房间里大快朵颐,香气扑鼻的菜肴摆满了整个小几,林乐埋头大吃,腮帮子鼓的跟只松鼠似的,连头发上都沾上了几颗饭粒,齐修见他吃得快了,怕他噎着,时不时提醒他慢点吃,林乐应声,朝齐修绽了个灿烂的笑容,一双水润的眼眸都弯成了月牙。

       有点可爱。

       齐修晃了晃神,心想。

       他把林乐送到了楼下,顺便在便利店里买了面包和牛奶递给他,林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小声跟齐修道别,半道却又折了回来。

     “怎么了?”

       林乐站在齐修跟前,脸有点红:“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齐修。”齐修答道,他比林乐要高一个头,一低头就能看见林乐的发旋,小小的,带着年轻人的俏皮。

     “好,我记住了!”林乐用力地点了点头,微风过处,掀起两个人的一角,他抬头看向齐修,轻声道:“那,再见。”

    “嗯,再见。”

       齐修靠在路灯上,点燃了一根烟,在缭绕的烟雾中,眼前时不时回头的林乐,渐渐地、渐渐地走远了。

—TBC—

评论(1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