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向死而生/客邪

·还债进形时 @墨青雲過晴 给阿班的客邪
·嗯……大概不是很虐
·关于老吴坠崖的自救+脑洞 纯脑洞产物
·首页的小可爱们注意避雷(๑•ั็ω•็ั๑)

       

       一抹浓烈的红自崖间跌落。

       在漫天的风雪之中,吴邪的袈裟被凛冽的寒风吹得猎猎作响,整个人如一只濒死的血燕从雪崖上垂直加速坠落。而在崖底,张海客藏在一块巨石后面,望着半空中那抹惨烈的红,目眦欲裂。

       他如何都没想到,吴邪会用自己的命来搏。

       张海客死死地盯着下坠中的吴邪,天知道他有多想冲出去接住他,但他不能那样做,从他见到的第一面吴邪的第一面开始,张海客就知道他是一个大胆的人,还是不要命的那种。

       时间地流逝在此刻宛如一把匕首刀刀凌迟着张海客,他眼睁睁看着吴邪跌进雪层里,剧烈地撞击扬起了一阵雪气,点点腥红在雪地上蔓延开来,有一只孤鹰徘徊于雪崖上,它也在等待,等着吴邪气尽身死的那一刻。

       张海客与那只鹰隔了很远,但他却清楚的看见了那只鹰的眼神,他放低身体,静静的凝视着它,同时在心底默默地倒数,他要找到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去救吴邪。

       擂鼓般的心跳渐渐地平复下来,张海客宛如一只蓄势待发的雪豹,与急速俯冲的猎鹰几乎同时出击,他敏捷地向吴邪坠落的地方冲了过去,手中握着的弹珠如射出去的箭精准无误的打中了猎鹰,猎鹰短短啼了一声便没了声息,张海客跪在那片血迹边上,飞快地挖开那层被鲜血濡湿的雪,吴邪的脸终于得见天光。

       张海客把昏迷的吴邪从雪层里挖了出来,喉间伤口上凝结的雪霜略微减慢了吴邪失血的速度,张海客冷静地用双手用力地按住了吴邪的创口,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汩汩流出,紧接着张海客从背包里拿出纱布和绷带层层捆住吴邪的脖子,将他的手臂屈直固定在脑后,加压阻止血液的流失。

       等做完这一切,天幕已经有些黑了,张海客用毯子裹住了吴邪,把自己的冲锋衣也盖在了吴邪的身上,他用简易移动装备一步一步把吴邪拉到了山崖下的一个避风口安置。张海客这个人很奇怪 ,有时候心底越害怕反而会更冷静,在抢救吴邪的时候,他渐渐苍白的脸色对张海客来说就是人间炼狱,可他只能尽快地帮他处理好伤口,张海客生怕自己一个眨眼的间隙,吴邪就活不成了。

       张海客用烧开的雪水把吴邪脸上的血污擦得干干净净,躺在睡袋里的吴邪很安静,却也很脆弱。张海客和吴邪靠得极近,他借着风灯微弱的光亮专注地望着吴邪,那双璨如星辰的双眼了无生气的紧紧阖着,昔日温润的轮廓也被风沙打磨得锋利,张海客就那样痴痴地看着吴邪,脑海里全是平时吴邪生龙活虎的样子,虽然对自己说的都不是什么好话,但模样却是极其鲜活的。

       就像他从没想到吴邪会坠崖一样,张海客也没想到自己会爱上吴邪。

       张海客衣不解带地守了吴邪三天,除却必要的进食之外,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吴邪的时候,他的手掌贴着吴邪的手腕,感受着吴邪逐渐有力的脉搏。这三天张海客像是用尽了一生的时间去凝视吴邪,充满着眷恋、不舍、与更多看不清的情绪混合在一起,在这世上流浪了这么久,张海客却觉得只有这三天他是活着的。

       吴邪在第四天的时候恢复了一点点意识,张海客很高兴,便定时的给他喂下一些温水,喝了水的吴邪开始无意识的呢喃,从干燥的双唇之间挤出的一些零星的字眼,张海客凑过头去听,表情却渐渐变了。

    “是老子救的你。”

      张海客慢慢直起身,扯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来。

评论(2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