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一个片段/瓶邪

·瞎JB的纯脑补
·想了很久的一个片段

        很多年之前我曾以关根的身份去参加朋友的一个摄影作品展,我那位朋友姓裘,是一位知名的德国华裔摄影家,摄影展设在杭州市艺术馆内,展出的是他和祖父的一些摄影作品。

         我在前厅跟他打了个招呼便拐进了前厅,一一欣赏着那些照片,昏暗的展厅里一盏盏柔光灯嵌在相框后面,以一种最完美的姿态让它们展现在我眼前,照片大多都是黑白色彩,蕴含着永恒而又沉静的美丽,高大巍峨的雪山、一望无际的大海、某个街角擦身而过的陌生人都被相机留在了照片里,第一看上去只觉得有种宁静的感觉,看得久了才品出了沉默的黑白里暗藏着的寂寥。好的照片总会引起看客的共鸣,果然还是自己的火候还没到家,我叹了口气,转身的时候却愣住了。

       我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只能急急地快步走上前去查看,那是一张很旧的老照片了,还是用胶卷相机拍出来的,照片的边缘有些泛黄,我凑近了去看,心中霎时波澜起伏。

       照片拍的是一个雪天的庭院,在漫天的飞雪之中,庭院的天井下散落着一堆碎石,有一个年轻人,倒在一个未完成的石塑前,蜷着身子,不知是祈祷,还是失声痛哭。整张相片的色调很灰暗,庭院的轮廓我有些看不清,但那个年轻人的背影,我不会看错。

       没想到在他离开之后,我们竟然以一种这样的方式再次相遇,我驻足在照片前,宛如一块不能动弹的石头,思绪却顺着目光飘进了照片里,在那个不知何年何日的风雪中,跨越了时间的万水千山,我与他,似是相遇了。

       身旁人来人往,我望着那张照片,慢慢地,流下泪来。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