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凌晨三点/坎邪

·《十年》衍生 睡前短篇
·坎肩:九十九次我爱你。
·给所有的坎邪女孩


       整片林子都被包裹在了这浓重的黑暗之中,一盏盏的风灯散落四处,宛如黑夜的引路人,吴邪坐在防水布上,下面垫着的草木灰余温尚在,席卷而来的倦意让他的眼皮子止不住的打架,身体的负荷正在预警,而大脑却坚持让他不得休息。

       时不时会有伙计送东西过来,那些是从地下的腐烂树皮层中挖到的箭头,像是某种古代兵器,吴邪使劲眨了眨眼,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点上了叼在嘴里,一手提着风灯一手拈着箭头强打着精神细细观察,此时他们正处于长白山上,离终点仅一步之遥,吴邪想早点结束这一切,让所有人,也让自己得到解脱。

       坎肩离吴邪离得不太远,跟前那一小块地皮已经被自个翻了个遍,他扛着锄头往回走,吴邪这时已经抽完了半盒黄鹤楼,坎肩把挖到的剪头“哐当”一声全都倒在吴邪面前,吴邪应声抬头,嘴里还叼着半根烟,他大力搓了几把脸,晚风有些凉,坎肩弯下腰,轻轻抽走了吴邪嘴里的烟。

      “您肺不好,少抽点。”

        吴邪看着坎肩把那半根烟按在地上捻灭,然后再顺道坐在自己身边,他打了个哈欠,笑了笑。

     “我可没教你这个。”

        坎肩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等下山了我给再您买一条赔罪。”

       吴邪叹了口气,手上的事头一放睡意又锲而不舍地涌了上来,他阖了阖眼,身体一倾一倾地往前倒,眼看就要栽到地上了,坎肩眼疾手快,一把把吴邪捞了回来。

     “东家,你太累了,还是歇歇吧。”

       吴邪捏了捏眉心,神情相当疲惫。

     “现在什么时候了?”

       坎肩一抬手,电子表上刚好到三点整,他有些担心吴邪,今天赶了一天路,吴邪的身体怕是吃不消。

      “已经三点了,您好好歇着,我替您看着不会出差错的。”

        吴邪低低应了一声,他抱着手往后靠了靠,忽的又像想起了什么似得爬了起来,坎肩笑了,他伸出手把吴邪给按了回去。

      “东家放心,有新发现我会叫醒您的。”

        吴邪听了这话才放下了心,他蜷着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坎肩身边,很快吴邪就睡着了,他温热的鼻息扑洒在坎肩的手臂上,坎肩沉了沉胳膊,好让吴邪睡的好受些。

        远处还有伙计在开夜工,坎肩抬头望天上看,晚上的星星不是很亮,隔着云层能隐隐约约看见月亮。

        这是坎肩为吴邪守的第九十九次夜。

评论(2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