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二十六岁出门远行(2)

·本章老张出场 有只猫想做老张脸上的面纱
·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喜欢和评论(๑•ั็ω•็ั๑)


        塔里木盆地地处于新疆南部,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内陆盆地,据《史记》记载,两千年前,楼兰古国曾在此建国,历史的车轮碾过,如今皆尽化于一掊黄沙,我收回视线,从背包里拿出三叔画给我的地图,顺着戈壁上的柏油马路往前走。

        漫长的公路一眼望去怎么都看不到头,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按照眼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状况来看,我估摸小王标记的那一块居民区离我现在的位置还有着相当远的路程。我有些头疼地看着手里那张轻飘飘的地图,连上头画着的比例尺都是歪的,其中的可信度我实在是不敢恭维。地图权当是参考,实地情况却不是一般的复杂,我只好收起地图,暂且把脚下的公路当做引航的路标。

        寸草不生的戈壁曝晒在烈日之下,我拉了拉防晒帽的帽檐,口舌开始泛干,背包里只有几瓶矿泉水,我把它当宝贝似得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尽全力地缓解喉间的干渴。我靠在路边的电线杆上略微休整了一下,身后却忽地响起一阵嘈杂却又节奏的踢踏声,我应声回头,在翻滚的黄沙之间,一大群藏原羚奔徙而过,声势浩大宛如万箭齐发,它们飞速地越过荒野,我伫立在原地,望着着它们的身影消失在飞扬的尘土之中心中大受震动。

        自小长在城市的我从没看过动物迁徙的场面,震撼过后像是经历了一场心灵的洗礼,莫名地,我心里关于前路未知的忧愁冲淡了很多,仿佛我真的是个路过的旅人,而非被自家叔叔丢在半路的苦逼的拖油瓶。

        行走在太过空旷的荒野上总会让人忘记时间的流逝,我顺着马路翻过几座沙丘,体力已经有些透支,头顶上的酷日却没有半分消停的时刻,矿泉水被我喝完了一瓶,嘴中却仍然干得要命。

       脚下沉重得就像绑上了两个秤砣,一身的汗黏在身上又臭又痒,我抹去脸上挂着的汗珠,一步一步拖着腿颇为艰难地攀过脚下的山头,我的身体身体越来越重,眼前却忽地撞进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泛着波光粼粼的蓝,我整个人猛地一震,飞快的眨了好几下眼睛,汗水沁到眼眶中晕开强烈的刺痛感,但不远处却是实打实的绿洲,我激动地几乎要从地上跳起来,像疯了一样连滚带爬地冲下去,绿洲在我眼前越来越近,我奋力向前一扑,整个头都迈进了水里,刹那间,世间所有的甘甜与清凉将我拥入了怀中。

        太过激烈的动作使得泉水呛进我的鼻腔,我挣扎着高高地抬起头,翻身脱了力载到在水池边,止不住的咳嗽,模样狼狈的宛如一条搁浅的鱼,我抬起手臂遮住双眼,透过指缝间看见的阳光竟觉得有些梦幻,绝地求生的庆幸让我不禁放肆大笑,但泪水却像拧开的水龙头一般倾泻而下。

        我差点就要死了。

        躺在滚烫的沙子上休息并不是长久之计,我缓了很久,才勉强打起精神,俯在水池边用泉水洗了把脸,再重新装了一瓶水装在背包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隐约觉得对面的草丛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纹丝不动的草丛却无声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我的背后有些发凉,强烈的第六感让我迅速整理好东西转身开溜,果不其然,就在我转身的那一瞬间,身后突地一阵劲风袭来,伴随着一声刺耳的狼嗷,我心说不好,立马撒丫子就往沙丘上狂奔,千钧一发之际,从沙丘上射来的一只弩箭在我耳边破空而过,“噗”地一声正中我身后的那只来势汹汹的狼,我像一辆急刹车的摩托一般被钉在了原地,片刻后,一只骆驼的头从沙丘顶上探了出来,自然,我也看见了骑在骆驼上的那个人。

       浑身翻过的热血一瞬间凉了下来,我只来得及看见那飞扬的黑色面纱,只觉胸口一窒,脚下一软,就直直地摔在沙地里,什么都不知道了。

—TBC—

         

评论(1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