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恒温意义/瓶邪ABO哨向(3)

·今天这一章写的有点急促,大家久等了(ಥ_ಥ)
·沉睡的闷公主等待着邪王子的深情一吻。
·大家晚安(๑•ั็ω•็ั๑)

第三章

       吴邪再一次踏入了地下的静音室,肆虐的狂风无休无止,吴邪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拉紧了冲锋衣的拉链,背上装好的睡袋,顶着劲风一步一步艰难地往里走去。

       在开始治疗之前,吴邪曾向自己的导师黑瞎子询问过这方面的问题,一通电话结束,他整个人都有了点底气。

       黑瞎子告诉吴邪,虽然陷入“永夜”状态的哨兵苏醒的可能性很小,但好在体外的精神力有自主意识,只要能克服外在的精神力,负责治愈的向导就有机会进入哨兵的精神图景,寻找到让他沉睡的原因。

        地面上是怡人的初夏,地下却是苦寒的严冬,吴邪卸下沉重的睡袋,紧紧挨着墙角坐下来。静音室内里风场似乎是注意到有外来者入侵,攻势集中直冲吴邪面门,他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调动精神力布下一道保护屏障,一只莹白的梅花鹿透过吴邪的身体缓缓走了出来,它绕着吴邪踱了几步,屈身趴在他面前。

        吴邪的精神体是只温驯的梅花鹿,当初刚入学时可没少被人嘲笑,然而他的精神体却很给他争面子,曾立下把一只三米高的棕熊咬趴下的光荣战绩。

     “斑比。”吴邪的眼神亮了亮,把屏障又加固了一层:“你说张起灵的精神力能坚持几天?”

       叫做斑比的梅花鹿凑过来,温热的舌尖在吴邪的手掌心轻轻舔了三下。

       吴邪揉了揉斑比的头:“你可真抬举我,要是搞不定咱两就得卷铺盖走人,知道不?”

       斑比似懂非懂,它眨巴眨巴眼睛,干脆整只鹿都躺在了吴邪的怀里。

       吴邪哑然失笑,他抬起头,聚精会神地凝视着眼前不停进攻的风场。他曾听黑瞎子说过熬鹰这个说法,猎人为了训练野性的雄鹰,把他们的爪子绑在树枝上,双方对峙,日夜不分,直至一方脱离昏睡过去,熬鹰才算结束。

       技艺精湛的猎人通过这种方式将猎鹰训练成自己的猎手,跟强大的精神力对峙,与熬鹰的过程别无二致。失去哨兵控制的精神力就像色厉内荏的野兽,没有主体的援助,在另一方不断地压制下也会渐渐弱化,而吴邪正是个有着十足耐心的精神治愈师。

       接下来的几天吴邪与张起灵一直待在同一间静音室里,白天用精神力压制风场,夜晚整个人就裹在暖和的睡袋里休息。嚣张的风力随着时间的消耗渐渐虚弱下去,呼啸的风声逐渐归于平静,潺潺的流水声紧接着响起,吴邪睁开眼,阳光透过通风口倾洒在他的脸上,他揉了揉眼睛,从睡袋中坐起,转身看向对面,被铁链禁锢住的张起灵,垂着头,了无生气地靠在墙角。

       吴邪愣了愣,他扶着墙站起身,精神力使用过度导致他的头开始一阵阵的剧痛,他使劲按了按太阳穴,脚步有些趔趄地靠近张起灵,他几乎是跌坐在张起灵的面前,大脑中一阵混乱。

       躺在吴邪面前的,那个十年前叱咤风云的张起灵,十年后却毫无知觉地躺在阴暗的静音室里,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个本该记入史册的英雄,现在却以一种极其屈辱的方式,沦为了复兴家族的可笑傀儡。

—TBC—

       

评论(19)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