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人靠衣装马靠鞍/瓶邪

·《恒温意义》卡文了,更个小甜饼歇一下。
·私设老张和老吴还是暧昧期
·迟钝星人老吴

       自打入夏之后雨村的天气是一天比一天热,平日里漫在空中的水汽都起不到啥降温的动作,我们几个都已经穿上了宽大的老头衫来避暑。

       昨天我瞅见闷油瓶坐在床头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在缝缝补补,走近一看才发现他的棉绸睡衣破了个小洞,闷油瓶捻了根从隔壁大娘那借来的绣花针,一针一线细细的把破洞的地方缝好,借着灯光一看,还颇有点“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味道。我看着闷油瓶手里打着布丁的睡衣,心里有点发酸,说小哥明天我去给你找裁缝做一身,闷油瓶摇摇头,把线头用牙咬断就起身去了浴室。

       第二天我趁着闷油瓶上山的空当拉着胖子去村上给他买睡衣,村里头只有一家裁缝铺,老裁缝的手艺很好,之前闷油瓶的睡衣我也是在他这定做的。我给裁缝报了闷油瓶的尺寸,在铺子了转了一圈去挑布料,大部分颜色都很深,看上去没什么生气,胖子调侃说是家寿衣店,我翻了个白眼让他别乱说,我两翻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匹亮眼一点的布料,就是花纹有点鬼畜,密密麻麻都是一只笑着的柴犬,我有点犹豫,跟胖子一合计还是把这布挑了下来,虽然闷油瓶是咱们的百岁老人了,但老年人就得穿洋气一点不是。

       裁缝工期很快,不到三天就把睡衣送了过来,刚好那天闷油瓶在家晒梅干菜,我跟胖子事先看了一眼成品,有点憋不住笑。娘的,真的太魔性了,那只柴犬真的差点晃瞎我的眼。

      我两撺掇闷油瓶去换上,等他面无表情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我脸都要憋绿了,胖子直接笑到了地上,好不容易止了笑意,我正想着要不要跟他解释一下,就见闷油瓶穿着那一身表情包继续去晒他的梅干菜了。

       当天我偷偷拍了一张闷油瓶穿着睡衣晒梅干菜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里,不知道为什么收到了一大串的祝“99”。

      还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评论(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