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一口甜/黑苏

·关于六一的一个黑苏段子
·真的段子 暑假之后会继续进行黑苏的产出
·甜甜滴 大家晚安

        夜晚被霓虹灯侵蚀,静谧被喧嚣替代,深夜十一点的北京仍是灯火通明。
  
        苏万在实验室熬了6个小时才做完一项药物研究,好不容易才赶上了末班的地铁,他拖着疲惫地身体一步一走回家。趴在胡同口的大黄狗恹恹地抬了下眼皮,翻了个身继续做着有炖骨头的美梦。苏万推开眼镜店的门,原本该漆黑一片的小院却有一角亮着昏黄色的光,透过那扇贴着窗花的玻璃窗直直照进了苏万的心底。

        黑瞎子正等着他。

      “怎么还没睡?出门前我跟你说了今天会晚些回来。”

        苏万把背包卸在椅子上,客厅里的电视正放着无趣的深夜新闻。黑瞎子应声回头,仍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似乎给人一种他永远都不会疲累的错觉。

       “给你买了点东西,今天过节,到了明天就不算数了。”

       黑瞎子拉着苏万坐在身边,揉了揉他的头。苏万看见摆在了茶几上的那一小碟糕点,他知道那一家的糕点要跑上好几条街才能买到的。

       难怪导师今天要提前下课,原来是为了陪自家孩子过儿童节。

      “我都二十好几了,哪里还算是小孩子。”

        苏万翻了个白眼,嘴上说着嫌弃的话,手里却还是拈了一块塞到了嘴里,虽然糕点已经有些冷了,但甜还是真的甜。

       “吃东西都吃到嘴巴沿上,还说不是小孩子。”

        黑瞎子笑了笑,用手指揩了苏万嘴角的糕点碎屑,转眼却把它送到了自己的嘴里面。

       苏万愣了愣,随即把脸贴了上去。

       糕点的清甜传递于唇齿之间。

       甜。真的甜。

评论(1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