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恒温意义/瓶邪ABO哨向(11)

·废了好几天 诈一哈尸
·乘客们请带好随身行李 准备乘车


第十一章

       在离开张起灵的精神图景之后,吴邪便留在了他的卧室里守着他。静谧的夜晚催生出千丝万缕的睡意,吴邪趴在张起灵的床边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细碎的晨光透过窗帘的间隙洒下满床的温柔,张起灵悠悠睁开眼,眼神自醒来的那一刻便恢复了清明。

      张起灵微微侧过头,吴邪正趴在他床边睡的安稳。昏迷之前的记忆张起灵并没有忘记,他躺在床上,轻轻催动了精神力去感应吴邪的精神体,在得到斑比积极的回应之后张起灵才放下了心。

      似乎是感受到了张起灵精神力的波动,吴邪蹙了蹙眉,从梦境中脱离出来。吴邪揉了揉眼睛,摸索着戴上了眼镜,一抬头边和张起灵的视线撞到了一块。

    “小哥早啊。”

      吴邪愣了愣,旋即笑着对张起灵道了身早安,他从地毯上坐起来,指尖溢出来的精神力柔柔顺顺地绕着张起灵的身体转了一圈。看来眼前的人恢复的还不错,吴邪松了口气 ,倾身把张起灵扶了起来让他靠坐在了床头。

     “谢谢你。”

       张起灵认真地凝视着吴邪,在细碎阳光的洗礼下,那一句简单的道谢仿佛是凝结了千言万语的诚意。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小哥。”吴邪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顿了顿,又说:“我们是朋友嘛,朋友不说谢谢。”

       张起灵垂了垂眼眸,“朋友”这两个字在他喉间来回滚了几遍,觉着不太对却又说不出什么原因,也只好默许了吴邪的话,点了点头。

       吴邪先张起灵一步洗漱完,来到厨房准备早餐,两个人安静地吃完了一顿早饭,吴邪陪着张起灵到室外去晒太阳。远处的海浪抚过临岸的礁石,泛起悦耳的涛声,吴邪想了想,他打算把长白之战之后发生的事告诉张起灵。

     “小哥,长白山一战,汪家输了。”

     “你……睡着的那十年,张家迁到了香港。”

       陈年旧事自当不止三年两语,吴邪心下却不忍让张起灵知道张家眼下的遭遇,挑了好的一股脑地说了。身旁的张起灵静静听着,直到吴邪说完他才淡淡开口:

     “世事难料。张家能有一线生机已是大幸。”

       话语中无一对过去辉煌的怀念与扼腕,吴邪甚至还品出了张起灵一丝若有似无的淡然。

      时间还真是有着神奇的功效。

      两人一时无话,挨着肩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自墙角而生的蔷薇绽放出满墙的绚烂,浪漫缱绻的清香乘着风儿来到吴邪的身边。

      在那扑鼻的花香中吴邪却隐隐约约嗅到一丝特殊的味道,渐渐浮在了花香之上。吴邪还没想出那究竟是种什么味道,那抹淡香顺着微风直接飘入了他的鼻腔,霎时自神经快速奔涌至大脑,轰隆一声在吴邪脑内炸开一片来自Omega的冲动。

      颈后的热度瞬间蔓延至吴邪全身,曝露在空气的肌肤触感被无限放大,原本张起灵和吴邪只是挨着肩坐着,此刻吴邪却觉得张起灵和他挨的是如此之近。张起灵不经意间溢出来的信息素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紧紧缠绕着他,吴邪呼出的灼热气息一浪高过一浪,他几乎要从长椅上滑下去了。

       张起灵似乎也注意到了吴邪的不对劲,身体里莫名激荡起来的冲动促使着他靠近吴邪。       吴邪红着一双眼看着他,电光火石之间,只差一个微妙的契机便能引爆一切,他的裤袋里却忽地传出几句慵懒的女声,堪堪挽救了将要失控的局面,吴邪挣扎着挤出了一丝清醒,猛地站起身逃似地奔上了楼。

       房门被大力合上,吴邪踉踉跄跄跑向床头柜胡乱掏出好几支抑制剂,他咬着牙关尽全力遏制着发抖的手给自己注射了抑制剂,体内乱窜的狂热这才消去了几分。

      吴邪脱了力载到在床边,汗水和生理泪水糊了一脸,然而蚀骨般的情热却宛如匕首一般一刀一刀凌迟着他的神智,他禁不住痛苦地在地毯上辗转,右手绝望地伸进了裤子里,握住了那处灼热。

      他【发/情】了。

     

—TBC—

评论(21)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