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恒温意义/瓶邪ABO哨向(12)

·堵车了堵车了
·字数估计要爆…所以喵分两章写…最迟星期四之前写完(๑•ั็ω•็ั๑)

第十二章

       
      玻璃窗前的窗帘是紧紧拉上的,整个房间被幽禁在令人窒息的昏暗里。

      吴邪握在手中的欲望已经喷发了好几次,隐隐约约的膻腥气混合着一抹茶香萦绕在他的鼻尖。他颇为狼狈地靠在墙角,胡乱抹去了手上的白浊,吴邪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颤着手腕用打火机点上。

       张起灵那乍现的信息素是吴邪[发/情/期]提前到来的导火索。

      自从吴邪分化成Omega的那一刻开始,每月一次的发情期便像噩梦一样紧紧纠缠着他。      

       虽然联邦是一个法制国度,可镌刻在人们灵魂内的阶级歧视却是根深蒂固,不平等的待遇在联邦医学院随处可见,但吴邪对此不曾感到一丝一毫的自卑。大学四年吴邪时时刻刻都在学习,连周末都泡在图书馆里啃笔杆,四年全优的成绩无疑是最好的证明,在吴邪的毕业典礼上连院长都出面为他致辞。

       在能力和身手上,吴邪都是一个足以跟alpha比肩的Omega。

       但这些却并不能改变他本质是个Omega的事实。

       之前每一次的[发/情/期],吴邪都要靠注射大量的抑制剂和尼古丁的麻痹熬过那要命的情欲,严重的时候甚至要用自残的方式来挽救那一丁点的清醒。黑瞎子曾劝过吴邪,[发/情/期]是Omega人生中必须要经过的考验,特效药一开始是能起到抑制的作用,但仅仅是杯水车薪,没有结合的Omega[发/情/期]发作的周期会越来越短,并且程度总是会愈发凶猛,愈发势不可挡。

       没有人能逃得过。

       明明灭灭的火星驱散了些许厚重的昏暗,吴邪收回了布在房间四角的精神屏障。跌在地毯的手机屏幕显示着十几个未接电话,吴邪拈起手机有气无力地回拨了过去。

      电话那边的张海客被吴邪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敢忙关切地蹦出好几个追问句。吴邪被张海客问得很是心烦,借口自己身体不舒服,尽可能简短地回答张海客的废话,他这才放下心来,说自己这几天抽了空,现在已经上了吴山岛了。

       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吴邪低头苦笑地看着散落一地的抑制剂。目前[发/情/期]只是暂时的妥协,但和两个alpha共处同一屋檐下,这一回,自己还能逃的过吗。

       吴邪在墙角坐了很久,直到窗帘的间隙看不见一点光亮他才坐起来打扫一地的狼藉。好在这次带来的抑制剂和气味阻隔剂够多,吴邪草草在浴室里洗了个澡,用气味阻隔剂喷满了一身,浑身都弥漫着浓烈的薄荷味,勉强掩盖住了不时从腺体里飘出来的茶香。

      屋外传来几声叩门声,吴邪心底微微一沉,他不知道站在门外是不是张起灵,早上自己的落荒而逃一定让他察觉到了不对劲,吴邪心想。吴邪叹了口气,仔仔细细检查了自己身上的味道没什么漏洞之后才走上去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的人却是张海客。

     “吴先生,听说你身体不太舒服,我带来了晚饭,你下楼跟我们一起吃吧。”

     “好的,谢谢张先生。”

       吴邪客套地向张海客道了谢,迈着有些僵硬的步子跟在他身后下了楼。经过楼梯的拐角时,吴邪的眼神正对上了楼下张起灵的目光,四目交汇,不知道是否是吴邪的错觉,他觉得张起灵那双眼眸越发深沉了。

       早晨那个旖旎的意外仿佛是触发了张起灵身体内的某个机关,自大脑下达的指令促使着张起灵去无限靠近吴邪。想拥他入怀,想吻住他的嘴唇的想法充斥着张起灵的内心,宛如潘多拉的魔盒一般直接明了的摆在他面前,但在看到吴邪跌跌撞撞远去的身影时,张起灵却生生压下了那股箭在弦上的冲动。

       张起灵知道,如果他冲上去,或许会有很多事情会走向另一种结局。

       三个人吃了一顿静悄悄的晚饭,纵使吴邪两顿没吃,但在这样的氛围下再美味的食物在他嘴里都味同嚼蜡。加上张起灵不时掠过他身上的目光,吴邪更觉锋芒在背,坐如针毡。

      “对了吴先生,族长现在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张海客似乎是察觉到餐厅有些尴尬的气氛,机智地抛出了个话茬让吴邪接。

      “小…张先生的体质很好,精神疏导和心理治愈双管齐下,保守估计,张先生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八成。”

       吴邪暗自松了口气,把对张起灵的观察报告递给了张海客,装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这得多亏了吴先生,要不然族长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张海客接过观察报告翻看,喜笑颜开地说道:“估计不出半个月,吴先生就能好好休息一阵子了,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吴邪神情微怔,心里一半是对张起灵将完全被治愈的欣喜,一半居然是对即将要离开吴山岛淡淡的惆怅,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混杂在一起,一时半会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不辛苦,这是医生的天职。”

       吴邪淡淡笑了一下,那厢张起灵仍然是沉默,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张海客在简单跟吴邪交流完之后便打算起身离开,香港那边的事情实在是离不开人,他实在是关心吴邪这边的进展才赶过来瞅上一回,眼下又得急急忙忙地赶回去。

       吴邪看着张起灵像是没有起身送张海客的打算,想着张海客大老远来一趟也有些辛苦,只好自己去送。可在他站起身的那一刻,吴邪忽地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后颈传来惊心的热度如燎原之火一般轰地席卷了全身,幽幽的茶香终究是打破了薄荷味的掩盖,四溢开来。

      张起灵瞬间就捕捉到了那一丝清甜味,他眉头一皱,侧身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吴邪。那头张海客已经不受控的慢慢朝吴邪走过来,张起灵神情一凛,使出来的精神力毫不留情地把张海客给弹了出去。

     “给你三秒,离开这里。”

       张起灵冷冰冰地吐出这八个字,把吴邪轻柔地打横抱起,飞身闪进了他的卧室。

       为避免吴邪的信息素吸引来别的alpha,张起灵张开了一道精神屏障护住了整栋别墅。怀中的吴邪面色潮红,身体泛着滚烫的热度,露出在外的淡粉色皮肤好似横陈在瓷盘里的生鱼片。

        张起灵动作轻柔地把吴邪放在了床上,吴邪身上的热度有一大半过渡到了他的身上,呼出来的气息也是温热的。他躺在吴邪身边,将他拥在怀里,手掌拂过吴邪的脸颊,像是给儿童的安慰。

       吴邪浑身敏感的要命,只是张起灵一个轻轻的触碰就让他的身体颤栗不止,他不甘沉沦,却又渴望张起灵更多的爱抚,宛如一只走在理智与疯狂的边界线上的蚂蚁。吴邪难受地扭动着身体,双手再次探进了裤袋,这时张起灵却开口了。

     “很难受吗。”

     “不…”

     “我帮你。”

     “不、不要…呃!”

       张起灵的手握住了吴邪的那处灼热,吴邪猛地向上抬起头,哼出即是痛苦又像欢/愉的极乐之声。吴邪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一样,用力地搂过张起灵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上去。

       他屈服了。

—TBC—

评论(39)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