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瓶邪半架空|一号玩家(4)

·阔别很久的更新orz 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喜欢和评论
·我没有弃坑!我不会弃坑! 不出意外可能明后天会更
·老吴:卧槽你开挂了!

前情:(3)

第四章 闷油瓶的外挂

      闷油瓶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船身猛地被撞了一下,一行人差点没掉下去。我一低头,只见水里有一团黑黢黢的影子飞快地游了过去,洞里的光线太暗了,我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

       大奎吓得差点跳起来,一张大脸煞白煞白的,三叔怕船翻,急忙按住他,狠狠掐了大奎几下,骂道:“不想死就别乱动!他娘的净给老子丢人!”

       挨了骂的大奎这才回过神来,心有余悸地大口喘着气:“亲娘诶,那么大一团,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你们还记不记得船工说的话。”我的背后有些发凉,“他让我们不要往水里看。

       三叔烦躁地抓了把头发:“操!这群畜生!这洞我们不能往下走了,调头出去!”

   “晚了。”闷油瓶用手电筒一指身后,那只载我们来这的牛完完全全就把来路堵住了,“他们既然能把我们放进来,就有十足的把握让我们出不去。”

       我心里咯噔一声,老话说人心难测,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我们给撞上了,连三叔这根老油条都翻了车,一船人都卡在这破洞里,进退两难。

       三叔还在跟潘子讨论要怎么往前走的事,闷油瓶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水面,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我帮不上忙,只好拿着手电筒四处照照,却在我头顶不远处发现了类似蜂窝似的洞口!

       之前我们都没听到落水的声音,所以船工和车夫一定是从上面爬出去的!

       我有些激动地推了一下三叔,刚准备跟他讲这事儿,却见其他人都很好奇地看向闷油瓶那边,我回头一瞧,卧槽,他那手指的长度也太逆天了吧!听说那是发丘中郎将双指探洞的功夫,专门用来破解墓里的细小机关,还没等我感叹完,就见闷油瓶忽然把右手插进了水面,稳稳夹出了一只龙虱一样的东西把它甩在了船上。

     “刚刚就是这东西。”闷油瓶用衣服擦了擦手,“它能把我们带出去。”

     “娘的,吓死老子了!”大奎非常夸张地松了口气,一觉伸过来把那虫子给踩了个稀巴烂。

       一股子恶臭刹时弥漫开来,三叔颇为嫌弃地白了大奎一眼,拈起一根短腿凑到鼻子前闻了闻,脸色大变:“这不是龙虱,是专吃死人肉的尸蟞,看他们的个头估计上游有片不小的积尸地。”

        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大奎又焉了,我哭笑不得地看了他一眼,三叔也没闲情教训他,跟船尾的闷油瓶商量了一下,我们调整了位置,闷油瓶换到前面来给三叔指路,大奎和我坐中间,潘子殿后。

        船渐渐向洞内驶去,恍惚间,我又听到了那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回响在山洞内非常诡异。我心知那声音有问题,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就在我感觉我要被声音吸引走的时候,不知道谁一脚狠狠把我给踹了下去!

      很奇怪,入水的那一瞬间我立马就清醒了,还被迫喝了几口那又腥又苦的河水。我硬扛着等那声音停止,迫不及待地把头探出了水面,一抬眼,就对上了一张鲜血淋漓的脸,死不瞑目地瞪着我。

       我一时间给吓愣住了,直到跟他“深情对视”了好一会才发现居然是那逃走的船工,我顿时回了神,赶忙往后退,潘子却突然把手猛地横过来,一巴掌把一只大尸蟞拍到了我的脸上!

       事发突然,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只尸蟞就很不留情面地把钳子往我头皮里一插,我疼地没忍住嚎了一嗓子,想把它甩出去却怎么也甩不掉,不远处的闷油瓶像是看我快挂的样子,冲过来抬手用手指插进了尸蟞的背部,再把我推了上去。

       我们一行落汤鸡似的重新爬回了船,大奎气不过又想踩死那尸蟞,闷油瓶把它踢回了脚边,淡淡道:“还不能杀它,我们得靠他出尸洞。”

     “小三爷,刚刚对不住了。”潘子处理完伤口,有些过意不去地看着我。

 

       我冲他摆摆手,闷油瓶转身顺手递给我一捆绷带,看在他刚刚救我的份上我也懒得计较船工消失的事了,我接过绷带,笑着对他道了声谢。

       那只半瘫痪的尸蟞一动不动地躺在闷油瓶脚下,我凑近看了看,它的下半身居然和一枚青铜铃链接在了一起,像是感知到了我的靠近,那铃铛自主地震荡起来,发出来的声响跟我们之前听到的声音居然一模一样。我强忍着不适想看的更仔细一点,大奎却不耐烦的一脚把铃铛给踩碎了,要不是我躲得快,估计鼻梁都得给他踢歪掉。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可是古代劳动人民的劳动结晶,就这么让你给祸祸掉了!”

       三叔大力拍了一把大奎的后脑勺,十分蛋疼地看着那碎掉的铃铛,我这才发现,原来铃铛里还住着一只蜈蚣,铃铛的震动正是由蜈蚣的动作引起的。

      那船工的尸体从石壁掉了下来,半截身子飘到了我们的船边,三叔一脚把他踢了出去,啐了一口:“天道好轮回,谁叫他坑我们来着,死了也是活该!”

       我叹了口气,别过了头。

       三叔像是为了活跃沉闷的气氛,开始跟我们讨论起这洞的构造来,古圆近方,还是个盗洞。我这个门外汉听了一耳朵,感觉还有挺有意思,这时闷油瓶却一摆手,让我们不要再说话了,我探头一看,只见前面的石壁上反射出一片粼粼的绿光。

        积尸地到了。

        我们的船慢慢停了下来,之前死去的船工曾说石洞古怪的很,这话倒不假。眼前是一片排开的积尸地,各种尸体残肢堆积在一块,不时有尸蟞叼着肉从骨架里冒出头来,两侧的石壁上都嵌入水晶制成的悬棺,隐隐约约能看见里头的尸体,但有一具棺材里的尸体却不见了。总而言之,这场景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这一块应该是最凶险的地方了。”三叔抽出一只黑驴蹄子,沉声道:“但老话说淘沙不怕鬼,怕鬼不淘沙,再说我们这么多人在,还有小哥这身手在,遇上什么精怪也不怕,直接干他丫的!”

      我刚准备让三叔注意一下乌鸦嘴这方面的灵验度,话还没说完呢,大奎忽地大叫起来,手颤抖地往前一指,我咽了咽口水,缓缓转过头,干你娘!都说了乌鸦嘴一定会灵验的啊!

      那处积尸地上,不知道从哪来的一具白衣女尸顶着一头黝黑及腰的头发正背着我们孤零零地站在那。

     “潘子,你去把那只1923年的黑驴蹄子拿给我!这估计是只千年老粽子,新的怕他不收!”

      “这能行吗?”我的腿软得一塌糊涂。

    
      “这不是粽子,我来。”

 
       闷油瓶按了一下三叔的肩,从背后解下他的黑金古刀,干脆利落地往手掌心一划,一步跨到船头,把自己的血往水里滴去。血与水相接触的那一刻,水面瞬间翻起了一阵血红色的浪花,积尸地里的尸蟞就像见了鬼似的疯狂四处逃窜,闷油瓶接着往前凛然一指,那个女粽子居然“扑通”一声朝他跪了下来。

       我惊呆了。

—TBC—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