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恒温意义/瓶邪ABO哨向(8)

·今日の双份粮
·谈恋爱的画风…我其实是想酷酷的
·大家521快乐(๑•ั็ω•็ั๑)

第八章

       张起灵的世界有光了。

       心灵的窗户敞开了双臂拥抱温暖的阳光,孤独的灵魂不再禁锢于深渊,张起灵也得以重回人间。他轻轻拂下盖在身上的薄毯,脚步带动着身体逐渐向前,沉寂的黑白远远落在了身后,缤纷而又明亮的人间正等着他。

       晾在半空中的床单萦绕着淡淡的皂角味,隐约的人影藏在干净的洁白之中,张起灵一步一步地靠近吴邪,擂鼓般的心跳一下一下地敲打着他的胸腔,就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微风掀起了覆在草地上的盖头,露出了吴邪的脸。 

       吴邪有些惊诧,他没意识到张起灵已经睡醒了,想着怕是自己洗床单的声音吵醒了他的美梦。吴邪刚准备开口,无意间却对上了张起灵那双清明的眼,喜悦如海浪一般瞬间涌上了吴邪的心头,他伸出手在张起灵眼前晃了晃,打心底绽了个真诚的笑:“小哥,你能看见了!”

        身后传来毛茸茸的触感,吴邪转头一看,正是张起灵的那只黑豹贴着自己的腿根坐了下来,一个哨兵能放出自己的精神体便意味着体内的精神力已经开始恢复了。

        惊喜一重接着一重,有道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吴邪本以为张起灵的治愈过程会漫长而又艰辛,却低估了张起灵自身的自愈能力。吴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张海客,张起灵却忽地握住了他的手。

     “小哥,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吴邪一时也没在意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张起灵的反应有点异常,他有些担心地看着张起灵,然而张起灵却把吴邪的手握得更紧了,居然带着它慢慢的贴在自己的脸上,还有些亲昵的蹭了蹭。

       热度在肌肤相贴的那一刻蔓延开来,吴邪惊呆了,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他心头萦绕,直到张起灵松开了力气,吴邪才得以抽出手。耳朵很烫,连带着心跳都快了很多,他深吸了口气,扯了个漏洞百出的借口,像是逃似地离开了后花园,徒留张起灵一个人盯着自己的手掌出神。

         殊不知,那是困于深渊的人对光的依赖。

        晚上吴邪跟张海客通了一通电话,大概说了一下张起灵现在的情况以及他视觉恢复了的消息,张海客那边听起来很嘈杂,果然是忙得很,两个人沟通了一下以后的治疗方案后便结束了通话。

        宁静的夏夜,晚风习习,吴邪倚在靠栏上望着远方的夕阳坠入海平线,晕开一片波光粼粼的绯红。白天他跟张起灵闹的有点尴尬,但治疗还得继续,吴邪叹了口气,暂且按下了心中的种种,转身进了张起灵的卧室。

       房间里有些昏暗,只有床头灯亮着暖黄色的光,张起灵靠坐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摊开了的书,那只黑豹趴在床边惬意的打着盹儿,吴邪走上去揉了揉黑豹的头,放出了淘气的斑比跟它一起玩。

       张起灵的目光从吴邪走进卧室的那一刻便黏在了吴邪身上,一步一寸注视,直至吴邪坐在他的床边,张起灵才把手里的书推到了吴邪面前。

      吴邪怔了怔,才接过张起灵的书,他翻到封面一看,原来是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看张起灵的样子像是想听故事。之前吴邪没见过张起灵开口,他想,或许试着给张起灵读读书,能帮助他加快恢复的过程。

       脚边的黑豹带着斑比去了阳台外透气,吴邪翻到了书签标记的章节。他在医学院里学习时曾是校广播站的播音员,讲一个故事自然是不在话下,吴邪清了清嗓子,开始娓娓地讲述这个故事,温润的嗓音宛如江南三月里的春雨。

     “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两样。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我对你来说,也就是…”

      “我见过你。”

        张起灵皱了皱眉,突兀地出声打断了吴邪的故事。

      “小哥?”

      “在吴家,我见过你。”

—TBC—

评论(1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