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填坑的有喵

坑品不良·谨慎关注↓↓↓
头像和背景来自老残太太!老残太太最棒!
我爱肖宇梁。
微博ID:树上有猫啊
LOFTER小号:没有猫的有喵
杂食!杂食!杂食!
大号只产出瓶邪和黑苏
画画剪辑啥都搞

【瓶邪/民国短篇】东北1931(楔子)

·脑洞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第二弹
·不会很长 设定为抗日将领瓶X战地记者邪
·可能HE可能OE(open ending)
·谨以此文致敬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革命先烈。革命英雄永垂不朽。

楔子

       1980年。香港浅水湾别墅。

     “吴先生,朱小姐来了。”

        管家领着我走进了吴邪先生的书房,他正背对着我们在打理窗前的几株吊兰。吴先生并未转过身,似是没有察觉到我们到来。

       在来吴公馆进行采访之前我曾对吴先生进行过深入的了解,他患有耳疾多年,听力要远弱于常人。我不想打扰吴先生的清净,便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外,不留痕迹地打量着他的书房。

       等到那几株吊兰都被侍弄好了,管家才走到吴先生身旁耐心把话再说了一遍。吴先生后知后觉地转过身,对我略有歉意地笑了一下。

     “很荣幸您能接受我报的专访。”

       作为香港的一代商业传奇,吴先生的名字几乎每一个香港人都知道,虽然他现在已经退休了,在商业却仍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吴先生为人低调,他的私人生活一直是外界所关注的焦点,能得到他的允许进行专访几乎是荣幸之至。

      清幽的茶香氤氲在书房的一角,吴先生坐在我对面,抬手沏了一杯龙井茶给我。他那霜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身上穿着一件条纹衬衫,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边眼镜,整个人显得儒雅而绅士。采访过程进展的很顺利,除却从商经验以外,关于一些私人生活的问题吴先生回答的也是侃侃而谈,这倒是意外之喜。

      两盏茶的功夫,采访就已进入尾声。说实话与吴先生相处真的太舒服了,举手投足之间让我感受到了岁月沉淀之后的温柔,几乎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我有些惋惜此次与吴先生相处的时间太过短暂,正打算起身告辞,吴先生却出声叫住了我,他起身从书桌抽屉拿出一本陈旧的笔记,拂了拂上面的灰,双手递到了我的面前。

     “朱小姐,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吴先生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把岁月的沧桑都沉淀在了里面。

       我接过了笔记本捧在手中,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有一张相片从扉页里掉在了我的手上,那是一张老照片,四角都有些泛黄了,底片还是用黑白胶卷洗的。照片里的人是位穿着军装的青年军官,照片像是抓拍的,身体都有些模糊,但青年军官的那双沉静的眼却是捕捉的清清楚楚,更奇怪的是,我总觉着那双眼像是能透过照片看进我的内心深处似的。

     “这位是…”

       我带有三分谨慎地向吴先生询问起照片里的人,吴先生的眼神忽地一下子变得哀伤起来,过了很久,正当我犹豫着是否要避开这个沉重的话题时,吴先生长长叹了口气,眼底的哀伤化成了一片怅然。

     “…是一位故人。”

      我愣了愣,心底有些懊恼之前冲动的询问,把照片收进了笔记本的扉页里。

    “您是想让我把这些记录下来吗?”

       吴先生点了点头,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目光落到我手里的笔记上。

    “有些事,除了我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记得了。”

     我从背包里拿出随身记录本,给了吴先生一个安心的笑容:“您放心,我会帮你一字不落的记录好的。”

      吴先生看着我,满怀诚意的地我颔首致谢。等他再次抬起头之时,我好像在吴先生那双略有些混沌的眼里,看见了一位鲜衣怒马的少年。

    “这个故事,要从1931年开始讲起。”

—TBC—

PS:恒温意义的车是真的卡了orz躺下来任大家打呜呜呜

评论(11)

热度(39)